心心相印一一一 / 待分類1 / 把經方用“活”了,郝老師有5招

   

把經方用“活”了,郝老師有5招

2020-03-12  心心相印...

辨證論治是中醫診療特色之一, 但中醫也辨病。《傷寒論》與《金匾要略》即以“ 辨XX病脈證并治” 或“ XX病脈證治” 為篇名。無論病或證, 都是由癥狀來體現的。

我們通常要通過對癥狀的采集, 進而分析病機、確認病名、辨出證候, 再去選方遣藥, 這是用方的常規思路與方法。郝老師以個人或師友臨證經驗為例,深入淺出地探討了幾個活用經方的若干思路與方法。

抓主癥,對癥用方

抓主癥, 在這里指抓幾個主要癥狀。當代醫家在研究《傷寒論》與《金匾要略》的方證時, 多把原文所記述的必見之癥狀, 稱作主癥;把或見和非必見之癥狀, 稱作副癥。臨證抓住若干必見之癥狀, 即可對癥用方, 大體又有下述幾種情況。

病易識, 證難辨, 抓主癥即可對癥用方。

某患者深秋淋雨, 當晚見寒戰、頭身疼痛, 至夜發熱、無汗。自服解熱鎮痛類藥物,雖見汗出, 但寒熱、頭痛等癥未除。次日來尋求郝老師就診。

癥見頭痛身楚, 發熱汗出, 惡風寒。病屬太陽無疑, 但若辨為中風證, 昨夜起病確似傷寒; 若辨為傷寒證, 刻下又見汗出。

《傷寒論》13條云: “ 太陽病, 頭痛, 發熱, 汗出, 惡風, 桂枝湯主之。”

既未言中風, 也未云傷寒, 在確認太陽病的前提下, 有是癥即用是用方。遂予桂枝湯原方, 并囑稀粥遏復取汗, 服藥1次即愈。注家多將13條認作是對太陽中風證的補充, 甚至有人提出是12條的重復。通過此案, 方知13條并非專論中風, 乃是識病不必辨證, 抓主癥對癥用方的范例, 實際是擴大了桂枝湯的使用范圍。

病難斷, 證難辨, 唯據主癥即可對癥用方。

20余年前, 某地有工廠失火, 現場數十人因吸入化學物品燃燒后的煙霧導致中毒。癥見胸院痞滿疼痛, 惡心嘔吐, 發熱, 重者神志昏迷、不省人事。醫務人員用多種方法救治, 雖癥情不再繼續惡化, 但也不見緩解。適逢劉渡舟教授在當地講學, 遂被邀往會診。

此類中毒, 中醫書籍未載, 辨為何證? 斷為何病?頗費神思。但劉師見數十人癥狀相類, 不加思索隨口即云:

“ 嘔而發熱者, 小柴胡湯主之” ,( 《傷寒論》379 條) “ 正在心下, 按之則痛, 脈浮滑者, 小陷胸湯主之” 。( 138 條)

于是用小柴胡湯、小陷胸湯合方, 曰柴陷湯。大劑大鍋, 煮后每個病員服1碗, 昏迷者由鼻飼管灌入, 日服4次。當天即有嘔止熱退或神志轉清者, 不消2~3 日, 大多康復。

這可謂是不辨病, 不辨證, 唯據主癥, 對癥用經方的實例。實際上在仲景書中, 只羅列幾個癥狀( 或說是臨床現象) 便用方遣藥的條文, 幾乎隨處可見。

通過經驗積累, 簡化辨證程序, 只抓幾個癥狀, 即可對癥用方。

郝萬山老師早年在東直門醫院臨診, 該院協定處方肝炎1號方, 實即經方柴胡桂枝干姜湯。因思本方有柴胡、黃芩清解肝膽之郁熱, 干姜、桂枝、甘草溫助脾心之弱陽, 天花粉生津以止渴, 牡礪軟堅以散結,對于慢性肝炎, 肝膽濕熱未盡, 心脾陽氣已傷,既有津液不足, 又有氣結血滯時, 方可使用。

后侍診劉渡舟老師之側, 他每遇肝膽疾患, 只抓脅肋脹痛、口渴、便溏3個癥狀即投此方。程序簡潔, 處方迅捷, 而且療效甚佳。以至對糖尿病、胃腸病、心臟病患者, 也只抓胸院脅腹或痛或脹、口渴、便溏3癥則可使用。這3個主癥, “ 胸脅滿微結” 和“ 渴” , 見于仲景原文,便溏則是據藥測癥而推導出來的。

可見所抓的主癥, 也未必皆出自典籍原文。但無論是先賢所述或今哲所補, 在這種情況下的抓主癥, 則應是析病機、辨證候的程序簡化, 是豐富的臨證經驗的積累與結晶。由此再對仲景書中對癥用方的條文進行反思, 恐怕大多就不能看成是“ 原始” 的方法了, 而屬千錘百煉后, 經高度濃縮提練的精華。

識病機,擴大應用

辨識病機,據病機選方,是活用經方的另一條思路與方法。也就是說,在主癥與經方原適應癥狀毫不相同的情況下,僅因病機相合,所需治法相符,即可借用經方施治,這就為經方的擴大應用開拓了更廣的途徑。

仲景用烏梅丸治療時煩時止、得食而煩、須臾復止并見吐蛔的蛔厥證;又治療久利。就是因它們寒熱錯雜、虛實互見的病機相同而用之。

有病位相鄰、癥狀相異,病機相同而選用經方者。早年郝萬山老師隨宋孝志老師臨診,一哮喘患者每年5~9月哮喘發作,經治3年無效。因其3年前在烈日下勞作,于大饑大渴時,飽餐冷食、痛飲冰水而誘發此疾。宋師診治時據此辨為熱郁胸隔、郁熱擾肺所致,方用桅子豉湯宣散郁熱而收功。

桅子豉湯在仲景書中原治熱郁胸隔,郁熱擾心的虛煩證,主癥為心煩不得眠,重則反復顛倒,心中懊儂,并無哮喘。而宋案則不見心煩,只見哮喘,見癥殊異。但熱郁胸隔的病機相同,只不過一為郁熱擾心、一為郁熱擾肺罷了。心肺相鄰,故而可選用相同的方劑。

也有病位、癥狀各異,只是病機相合,即可借用經方者。往年郝萬山老師曾治數例下肢血栓性靜脈炎患者,其中有淺靜脈炎患者,患處可觸及條索狀腫物,掀紅疼痛,局部發熱。也有深靜脈炎患者,患肢腫脹,按之凹陷,扣之發熱,腓腸肌及大隱靜脈循行部壓痛。

先依常規,投清熱利濕或健脾行濕,佐以活血通絡之劑,治療數周,效果不顯。因思該病之本,當屬瘓熱互結于血脈,而“血不利則為水”,故標見腫脹。治當除熱行瘀開結以求本。這一病機與治法,正與經方桃核承氣湯相合。遂用桃核承氣湯內服,并用藥渣裝人紗布袋中蒸熱敷患處。短者10日,長者月內皆痊愈。郝萬山老師也曾用五苓散治腦積水、治眩暈,用烏梅丸治神經官能癥、神經性嘔吐, 用抵當丸作散劑服治內臟血管瘤等等, 都屬此類活用經方法。

辨主癥兼識病機

經方原適應癥狀有時很多, 臨證時不必等到主癥悉備才可選用該方施治, 只要見到一兩個能反映其基本病機的癥狀, 即可放手用該方治療。這就是郝老師所說的“ 辨主病, 兼識病機” 的含義。也就是說, 抓主癥不必悉具, 識病機才是根本。

舉真武湯的應用為例。

《傷寒論》82條云:“ 太陽病發汗, 汗出不解, 其人仍發熱, 心下悸,頭眩, 身潤動, 振振欲擗地者, 真武湯主之云: “ 少陰病二三日不已, 至四五日, 腹痛, 小便不利, 四肢沉重疼痛, 自下利者, 此為有水氣, 其人或咳, 或小便利, 或下利, 或嘔者, 真武湯主之。”

從這些主癥來看, 其病可涉及多個系統, 但其基本病機卻只緣于水邪泛濫。水溢四肢為四肢沉重疼痛, ( 水腫) 水氣凌心為悸, 犯肺為咳, 浸漬胃腸為吐利, 上冒清陽為眩, 流溢經脈筋肉為身瞤動、振振欲擗地。而水邪泛溢, 又緣于腎陽虛衰, 不能溫化水飲。小便不利是水飲不化, 小便清長是水飲失約。見癥雖多, 但臨床用真武湯, 只要見到上述一兩個主要癥狀, 求其病機乃因陽虛水泛所致, 即可選用, 并不需要諸癥悉備。

郝萬山老師常用真武湯合苓桂術甘湯治心力衰竭,癥見腫、悸者; 合五味子、干姜、細辛、桔梗、杏仁治呼吸系疾患, 癥見咳或喘者; 合理中湯、小半夏湯治消化系疾患, 癥見吐利者; 合五苓散治泌尿系疾患或其它疾患, 癥見浮腫、小便不利者; 合二陳湯治神經系統疾患或內耳疾患,癥見眩暈或兼有肢體振顫者。

當然舌淡胖、苔白滑等陽虛水盛之象多應見到。以上皆是抓一兩個主癥, 通過辨析病機而應用此方的。這也就是通常所說的異病同治法其實辨主癥不必悉具的思路與方法, 張仲景早有明示, 這就是《傷寒論》101 條所說的:“ 傷寒中風, 有柴胡證, 但見一證便是, 不必悉具。” 仲景雖然說的是小柴胡湯的使用要領, 實有廣泛的指導意義。

從副癥 兼求病本

臨證用方, 主癥雖言“ 必見” , 然不必俱見,副癥雖言“ 或見” 或“ 非必見” , 然有時也可上升為“ 主癥” , 而憑從副癥抓副癥與辨癥機求病本相結合, 每有峰回路轉柳暗花明之感。

豬苓湯在《傷寒論》中的適應癥有兩條, 一是223 條“ 脈浮發熱, 渴欲飲水, 小便不利” ,二是319 條“ 少陰病, 下利六七日, 咳而嘔渴,心煩不得眠” 。

據此醫家把小便不利、渴欲飲水、發熱、脈浮作為其主癥; 把心煩不得眠、或咳、或嘔、或下利作為其副癥, 分類合理, 切合實用。

本方今在臨床上廣泛地用于泌尿系多種疾患, 辨證屬陰虛水熱互結者, 療效很好, 皆是抓住了小便不利等主癥。

例如有一患者曹女士,37 歲,因間斷性嘔吐3月, 加重20天住院治療。中醫會診時癥見重度消瘦, 嘔吐頻作。飲食下咽, 旋即嘔出。中西藥物, 入口復吐。輸液禁食, 則嘔吐粘液痰涎, 輸液量越大, 嘔吐物也越多。西醫診為神經性嘔吐, 中醫和胃降逆止嘔諸法皆不效。詳詢病情, 除惡心嘔吐主癥之外, 尚有口干渴, 小便少且尿有白濁、心煩失眠等癥。舌光紅無苔, 脈弦且細數。初診雖疑有陰傷水結, 但因嘔吐甚劇、且日數已久,尚難除外久嘔傷陰。只是前有從胃治者皆不見效, 似已山窮水盡, 決計另辟思路, 按陰傷水熱互結, 水熱邪氣上逆犯胃論治, 方用豬苓湯加味。不料服此方僅6劑, 即嘔止、渴消、煩除、寐安、小便復常, 痊愈出院。隨訪5年未見復發。

用合方 救治疑難

臨床單一病證少見, 往往多是證情錯綜復雜, 或合病, 或并病, 或數證同見, 或有兼證,或夾雜證。此時單一的方子很難照應周全, 所以加減化裁以至合方使用就在所必然。仲景書中不乏合方應用的例子。

如小柴胡湯與桂枝湯合方, 名柴胡桂枝湯, 治太少同病; 當歸四逆湯與吳茱萸湯合方, 名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姜湯, 治厥陰經臟兩寒。有是癥用是方, 很容易理解。至于桂枝麻黃各半湯、桂枝二麻黃一湯,是麻桂合方, 治療表有小邪不解, 又兼營衛失和。從通常的角度來看, 在理解上就會有一定難度。試想中風有汗用桂枝, 傷寒無汗用麻黃;無汗不得用桂枝, 有汗不可用麻黃, 這幾乎是默認之規矩。但在表有小邪閉郁, 營衛之氣已弱時, 不用麻黃不足以解邪閉; 不用桂枝不足以和營衛。

仲景則二方合用, 而且使用小劑量, 發小汗以祛小邪, 和營衛以護正氣, 二者兼顧, 堪為救治疑難的典范。本文“ 用合方, 救治疑難” , 即指此類情況而言。

責任編輯:于超華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fun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