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龍健康 / 待分類 / 深度探討|祖先什么時候學會烤肉?烹飪的意...

0 0

   

深度探討|祖先什么時候學會烤肉?烹飪的意義是什么?

原創
2020-03-12  瘦龍健康

    版權聲明:本文首發自【瘦龍健康】,我已委托“維權騎士”為我的文章進行維權行動。

    免責聲明:以下的文字,不做任何醫療建議,只做信息分享,請在專業人員的指導下進行。

    請隨意轉發到朋友圈,如需轉載請聯系后臺。

    本文編輯字數3508,預計閱讀時間,9分鐘。


    原始飲食在國外非常流行,近年來,肥胖癥、2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高血壓這類慢性病開始蔓延。

    很多人希望像舊石器時代的祖先一樣,通過恢復以前的飲食習慣,減少代謝性疾病,獲得健康。

    那么,我們祖先到底怎么吃的?今天給大家分享一些實實在在的干貨,

    CARTA機構舉辦的關于“人類營養進化”的公開研討會,各路專家探討了我們祖先的飲食。①

    圖片來自carta.anthropogeny.org  

    比如:早期人類吃什么?在我們史前時期是否建立了當代人類的營養需求和飲食需求?

    在座談會上,圍繞祖先飲食的變化(從南美洲飲食到當前的狩獵者和采集者的飲食)進行了熱烈的討論

    農業革命之前,我們人類的飲食并沒有同意,飲食的變化與人類史前主要的進化事件有關,其中包括人類的首次出現、人類的演變(人類合作,分工)以及隨后的非洲遷徙

    今天,我們先介紹一下研討會上討論的一個觀點——人類從猿類進化的功臣之一是熟食。

    祖先什么時候學會烹飪?

    我們都知道,生食可能給我們帶來更多的營養,但是,熟食也有它的優勢。

    《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一項新研究發現,如果吃生食的話,人類需要每天進食9小時以上,才能滿足大腦的能量消耗。

    人類祖先的大腦神經元數量,是大猩猩、黑猩猩和猩猩等類人猿的3倍,那么,祖先們是怎樣得到足夠的能量來支撐大腦的呢?

    答案是烹飪

    圖片來自sohu.com

    巴西聯邦大學的神經學家Suzana Herculano-Houzel說:“如果只吃生食,沒有足夠的時間獲取能量來支持這樣的大腦,幸虧有了烹飪,我們才能承擔得起這么多神經元的消耗。”②

    If we only eat raw food, there is simply not enough time to get energy to support such a brain. Fortunately, with cooking, we can afford the consumption of so many neurons.

    人類大腦的神經元數量有860億,而大猩猩約為330億,黑猩猩約為280億

    這些額外的神經元賦予了人類很多好處,但代價也是高昂的——在休息時,人類大腦占全身能量消耗的20%,而其它靈長類動物只占9%

    因此,當我們的祖先身體和大腦還和黑猩猩一樣大小時,是從哪里得到額外的能量來擴腦,從而與它們在進化的道路上分道揚鑣的呢?

    20世紀90年代,哈佛大學的靈長類動物學家Richard Wrangham給出了一個答案。

    Richard Wrangham本人,圖片來自https://en.wikipedia.org/  

    他提出,160萬年~180萬年前,我們祖先直立人的大腦迅速擴大是因為他們學會了在火上烤肉和蔬菜

    Wrangham認為,烹飪是對食物的預消化,使我們的腸道吸收能量更為快速有效。

    他和同事們還在實驗室用老鼠和蟒蛇開展了研究,發現喂熟肉的動物比喂生肉的長得更快更大,因為消化熟肉需要的能量更少

    在驗證假設的研究中,巴西神經學家Suzana想看看生食可以使靈長類的大腦長到什么限度。

    首先,他們測量了13種靈長類的動物大腦神經元數量,發現2件事:大腦體積與神經元數量直接相關;神經元數量與身體所需能量直接相關。

    圖片來自sohu.com

    并且,她們計算出每種動物每天需要多少進食時間來給大腦“加油”:大猩猩8.8小時、紅毛猩猩7.8小時、黑猩猩7.3小時、我們人類9.3小時。

    這些數字表明,從生食來獲取能量,是有上限的。

    除非野外的猿類減小身體的尺寸,否則不能進化出更大的腦,因為它們每天的進食時間太長了

    圖片來自csunews.com

    但是,人類用烹飪解除了這一限制,神經學家Herculano-Houzel說:“我們比任何其他物種的神經元都多,原因是烹飪使我們繞過了進食時間的限制,讓大腦體積產生了質的飛躍。”

    芝加哥菲爾德博物館的古人類學家Robert Martin也同意這項研究,并認為這可以解釋為什么有些類人猿盡管身軀龐大,但腦袋很小

    但在人類進化過程中,大腦的首次飛躍究竟是不是因為烹飪的原因,目前還沒有定論。

    圖片來自sohu.com

    有考古資料顯示,80萬年前爐床才開始出現,隨后烹飪漸漸開始變得普遍起來。Martin認為,也許我們祖先是在60萬年前(大腦的第二次飛躍期)才開始烹飪的。

    理查德·朗厄姆(Richard Wrangham)在他的《著火:烹飪如何使我們成為人類》書中認為,猿類開始向人類演變,永遠不會是因為吃足夠的生食來支撐我們龐大而又渴求能量的大腦。

    而直立人種進化的秘密在于,我們學會了馴服火和加熱食物。

    他觀察到:“煮熟的食物可以使它更安全、創造出豐富美味的口味、減少了腐爛、可以幫助我們打開、切割、搗碎堅硬的食物

    生食的利弊分析

    因為烹飪過程會導致營養流失,所以,肉類生食的營養密度更高。

    如果沒有感染風險的話,生食比熟食更健康,特別是一些高溫炙烤的熟肉類。

    生食沒有那么好消化,消化起來也需要更多的熱量,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吃生食可能跟容易瘦,營養也有優勢

    我們之前的文章,說過一些生食的優勢,但是,生食也有一些劣勢。

    →首先,不建議生食植物性食物

    因為植物有毒素,做熟可以減少很多毒素,比如說土豆、茄子等茄科等食物,生食是有一些毒素的。

    很多人喜歡吃沙拉,其實也沒有太多必要。

    根莖類食物,我們無法吸收到其中的營養,Wrangham在一項研究中觀察到,當生吃土豆時,會有一半的淀粉在咀嚼時被消耗,而另外一半則穿過小腸,被身體吸收,而吃煮熟的土豆時,小腸能量的吸收率高達97%。

    圖片來自youtube視頻

    Wrangham和他的同事計算出直立人種(H. sapiens)每天必須吃大約12磅的未加工植物食物,或6磅的未加工植物加上生肉,才能獲得足夠的卡路里來生存

    不過,國外的生食者,一般都生食肉類,比如說動物內臟。

    →兒童不建議生食

    由于腦組織需要的能量是骨骼肌能量的22倍,因此現代人類需要大量高質量的能量。

    曾經是美食家的Taylor Wells在《讓您的孩子吃生食》的觀察博客中就承認了一個事實:在很多情況下,兒童在生食時容易死亡。

     圖片來自youtube視頻

    →全素食生食,可能對女性不友好

    在一項現代女性的研究表明,那些吃素食的人不能保證足夠的能量供應,常常會虛弱無力錯過月經期。在接受嚴格生食飲食的婦女中,有50%停止了月經

    圖片來自youtube視頻

    →生食需要消耗更多的熱量

    煮熟的食物被人體食用后,需要的消耗的熱量更少,每天可以節省至少4小時的咀嚼時間。

     圖片來自youtube視頻

    這使得我們的黑猩猩祖先的腸道尺寸隨著進化的時間而縮小加速我們大腦向人性化的方向進化,人類可以做更多更有創造力的事。④

    關鍵的瘦龍說

    我們之前寫過,人類的身高和腦容量的發展變化,約250萬年前左右,人類開始吃肉,大腦開始迅猛增長,一開始可能是吃生肉,后來慢慢開始用火。相關閱讀→突然有一天,人類變得越來越矮,腦容量越來越小...

    但是,在一萬年前,人類開始進入農業社會,大腦開始慢慢縮水。

    圖片來源marketoracle.co.uk  

    從營養的角度來看,人類因為吃肉而快速進化,進入農業社會后,吃肉也越來越少,吃谷物越來越多,大腦開始縮水。

    從大腦的發育來看,吃肉至關重要,但是,學會烹飪,也許是另外一種進化。

    生食和熟食,我們寫了很多文章了,如果你能保證食物安全的話,可以選擇一部分熟食,一部分生食。

    但是,如果你只是在市場上買食物,還是建議謹慎一點哦。

    希望這篇文章能讓大家更加客觀地了解生食與熟食。

    我暫時還沒有嘗試生食(三文魚除外),也不知道自己以后會不會嘗試,但是,在這段非常時期,還是建議大家吃熟食吧。

    (叼叼完了,是不是又說多了?)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fun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