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龍健康 / 待分類 / 哈佛博士后:不吃主食低碳40年,從反對低...

0 0

   

哈佛博士后:不吃主食低碳40年,從反對低碳,到后來成了生酮泰斗

2020-03-11  瘦龍健康

版權聲明:本文首發自【瘦龍健康】,我已委托“維權騎士”為我的文章進行維權行動。

免責聲明:以下的文字,不做任何醫療建議,只做信息分享,請在專業人員的指導下進行。

請隨意轉發到朋友圈,如需轉載請聯系后臺。

本文編輯字數3713,預計閱讀時間,11分鐘。


很多朋友跟我說:自己嘗試低碳生酮飲食,不但輕松瘦了下來,狀態還越來越好。

比如皮膚、睡眠、情緒……都有了很大的改善。

但是,當你興奮地把自己的改變和吃法告訴身邊人的時候,往往會收到一些質疑

不吃主食,你扛得住么?吃很多脂肪,不怕高血脂?會越吃越胖吧?短期可以,長期不行吧。

這樣的質疑者并不在少數,甚至包括很多傳統的科學家專家。

我今天要說的這位科學家,是一位低碳生酮界的泰斗級人物—Steve Phinney博士,曾經他也是反對低碳的傳統專家

Steve Phinney博士本人,圖片來自dietdoctor  

Steve Phinney是斯坦福醫學博士,也是麻省理工大學的營養生化學博士,更是哈佛大學的博士后研究員,加州大學的名譽教授

他同時也是國際公認的肥胖癥、低碳水化合物生酮飲食、飲食與運動功能以及必需脂肪酸代謝機制的學術權威

但是,50年前,他卻是一位妥妥的高碳水飲食擁護者,說白了,他當年的日常飲食,和美國官方后來倡導的膳食指南很相似。

高碳水化合物食物占據膳食指南的基石,圖片來自Diet Doctor  

當時,Steve Phinney是一名業余的自行車手,每次騎自行車1、2個小時后,如果不進食,吃富含高碳水化合物的食物(比如米、面、糖等),他就會覺得體能下降、疲累、眩暈……

所以,他認為,這些高碳水類食物,能夠給細胞提供足夠的葡萄糖能量,是維持自己高效運動水平的必需品。

然而,誰也不曾想到,包括Steve Phinney自己也沒有預料到:人生會那么戲劇化。

他隨后來了個180度大轉彎,一直朝著低碳生酮(低碳水化合物高脂肪飲食)的方向研究了下去

這一研究,就是40多年,而自己堅持低碳生酮飲食也長達40年之久。

你一定好奇,到底是什么讓他發生這么翻天覆地的變化?其實整個過程很有趣……

為了證明低碳是錯誤的,親自嘗試

聊到Steve Phinney的改變,就不得不提低碳飲食的鼻祖『阿特金斯』,上個世紀60、70年代,阿特金斯倡導的新型飲食法正在迅速流行

這種旨在輕松減肥的飲食法(Theatkins diet),要求避免攝入高碳水化合物類食物(米面糖,包括以此為基礎的加工品),轉而給飲食中添加足量的蛋白質和脂肪,其實就是低碳生酮飲食的雛形咯。

盡管減肥效果確實不錯,但Steve Phinney卻對此提出的很深的疑問,在他看來,這根本就是“歪門邪道”

圖片來自pinterest

多少年的教育讓他深信常規飲食(即以高碳水食物占大多數的飲食),才是最健康的那一個,而與此相悖的低碳水飲食和以往學到的知識根本完全相反。

為了證明低碳水飲食是錯誤的危險的,StevePhinney于是開始了科學試驗,結果卻讓自己“啪啪”打臉,然而,智者并不因此而惱羞成怒,反而推進了他的研究之路。

那么,到底Steve Phinney發現了什么呢?

低碳生酮后,狀態不降反變更好

原來,在以往的個人嘗試和試驗中,Steve Phinney進行低碳生酮飲食的時間都是1-2個星期,非常短暫。

這個過程讓他常常感覺到痛苦,因為乏力、焦慮、頭暈、便秘等狀況不斷,所以沒超過2周時間,他就會停止。

實際上,他后來才明白,這正是從常規飲食向低碳生酮飲食過渡時,身體的適應過程。

圖片來自draxe和ruled

要知道,一旦開啟低碳生酮飲食,就意味著要大量減少,甚至完全不吃平時經常吃的主食和糖,你的身體感覺到糖原不足,大腦就開始恐慌(心慌),心跳加速,大腦馬上給你指令,迅速給我補充碳水。

這個時候你堅持低碳水飲食,人體就會啟動另一個能量來源,燃燒脂肪生成酮體來供能。

身體逐漸從葡萄糖供能,切換為燃燒脂肪生成酮體供能,這是需要適應期的,當你完全適應燃脂供能后,運動水平和整個人的狀態就會提升,甚至更好。

Steve Phinney隨后將受試者的這次試驗延長到6周以上,得到的結果,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

研究數據表①

受試者堅持低碳生酮飲食第3周后,運動水平(最大攝氧量和耐力運動反應)開始回升等達到6-12周的時候,狀態甚至比最開始還要好

這說明身體完全適應了燃燒脂肪供能,而且應對自如。

事實上,我在以前的文章中也聊到過,很多專業運動員都在堅持低碳飲食。

長跑運動員MikeMorton

滑雪運動員BodeMiller

超長跑運動員tim-olson

Steve Phinney逐漸意識到,阿特金斯可能沒有錯,而是自己的認知出現了偏差,于是,他開始深挖起了低碳生酮飲食。

他首次提出『營養性生酮』的概念

除了適應期的各種反應外,當時讓很多人都非常擔心的事情是『酮酸中毒』,這是因為酮體本身呈弱酸性,如果太多(非常非常多)的話,就可能導致酮酸中毒。

但是,這是一種極其危險的代謝狀態,一般發生在1型糖尿病人,或者其他病人身上,且非常罕見

在深究其理之后,Steve Phinney于20世紀80年代,提出了一個概念,即『營養性生酮』

酮酸中毒的血酮濃度常常超過15 mmol/L,甚至20 mmol/L,一般健康人就算十幾天不進食,也不容易達到10mml/L。

所以,正常人踐行低碳生酮飲食,會進入一種很健康的營養性生酮狀態(nutritional ketosis),離酮酸中毒還遠的很呢。

換句話說,如果你身體健康,想達到酮酸中毒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想餓死自己,但是生酮飲食能吃飽,可以攝入很多食物,還有一定的蛋白質。

Steve Phinney于是也開啟了自己的低碳生酮飲食之路,每天吃3-5份的非淀粉類蔬菜,少量的堅果、漿果水果,小于50g的凈碳水攝入,從脂肪中獲得絕大多數的能量。

令他欣喜的是,自己的高血壓居然因此恢復,體重也回歸正常,然而這并不是生酮飲食的僅有益處:▼

→降低甘油三酯;

→逆轉脂肪肝;

→減少腹部脂肪;

→降低食欲;

→恢復高血壓;

→降低炎癥;

→改善皮膚狀態;

→平穩血糖;

……相關閱讀→不吃主食后,會有什么『恐怖的效果』?

這也難怪Steve Phinney后來總結說:營養性生酮,是一個強大的工具

nutritional ketosis is a powerful food strategy that supports energy and brain health

他發表了70多篇與生酮飲食相關的論文,并且出版了4本書,其中包括一本名叫《給你新的阿特金斯減肥法》(The New Atkins For New You)。

這本書后來啟發和影響了南非醫學教授TimNoakes,他用低碳生酮飲食實現對自己糖尿病的逆轉,并且試圖把他推廣給更多的人。

Tim Noakes,圖片來自dietdoctor  

然而,因為觀念和常規飲食完全相悖,這個可愛的“斗士”屢屢遭到同事的抹黑和詆毀,甚至被投訴,可他依舊堅持。

Tim Noakes說,自己并不是僅僅為了南非人的健康,也在為全世界的健康而戰,人類已經被誤導了50多年,是時候做改變了

(Tim noakes 撕掉自己曾經支持高碳水飲食的書籍)  

如Tim Noakes一樣,醫者仁心的Steve Phinney,也希望能通過自己的認知和經歷,來影響更多人,讓更多人受益,于是,他加入了『低碳飲食逆轉糖尿病』的知名機構Virta Health

加入virta,造福更多糖尿病人

美國糖尿病遠程醫療公司Virta Health,包含了非常多的醫學背景豐富的學者和醫生,涉及到心血管、糖尿病、代謝病……而Steve Phinney是Virta Health的首席醫療官

他們旨在用低碳高脂(生酮)飲食來治療糖尿病,而且有一個堅定的信念:要在2025年之前,逆轉1億糖尿病。相關閱讀→投資2個億,靠『大量吃油』逆轉糖尿病,國外這幫專家瘋了?

這并不是說說而已,在2018年的年報上,Virta公布了臨床治療過程中的收獲:60%的糖尿病逆轉,94%的減少甚至完全去除了外源胰島素的使用,全部血糖都有改善,平均每人減脂27斤。②

而且,其他合并癥都出現了實質性和持續性的改善,包括血壓、炎癥、心血管標志物、肥胖癥等等。

這樣的結果讓很多醫生都汗顏,不打針,不用藥,只是通過飲食調理,就可以逆轉糖尿病,改善心臟病,而這正是Steve Phinney所期待的……

關鍵的瘦龍說

我相信,看過Steve Phinney的視頻的人,都會被他的儒雅、理性、還有豐富的營養學,代謝知識理論所折服。

在他很多演講中,都開誠布公地聊到自己最初是反對低碳生酮飲食的,后來慢慢代言生酮。

作為自行車手的他,以前經常處于高碳水飲食的狀態中,因為好像只有這樣吃,細胞才能獲得足夠的葡萄糖能量,保證他高量運動的過程中不會疲乏。

他無法想象當降低飲食中的高碳水化合物食物后,細胞會變得多么“饑餓”,人會變得多么虛弱無力。

為了證明低碳生酮飲食不對,而自己最初的想法是對的,他做了一個試驗,可得到的數據讓他大為震驚。

受試者在接受低碳生酮飲食的前2周,的確運動水平在下降(他后來明白,這正是身體從葡萄糖供能到燃脂生酮供能轉換的適應期),等到第3周,這些受試者的狀態就開始回轉。

最驚喜的是6周之后,受試者的運動水平已經恢復,甚至比以往更強大,這首先讓他對低碳生酮飲食刮目相看。

也開啟了Steve Phinney的研究之路,20世紀80年代,他提出了『營養性生酮』這個概念,并且表示『營養性生酮』是一個強大的工具。

他自己的高血壓和體重,低碳生酮飲食后下降(已經堅持了40年之久),而且他也發現這個飲食帶給人的更多益處,比如平穩血糖、減少腹部脂肪、逆轉脂肪肝、降低甘油三酯等等。

為了影響和幫助更多的人,Steve Phinney除了發表論文,寫書,還加入了美國糖尿病遠程醫療公司Virta Health,成為他們的首席醫療官。

這個用低碳生酮飲食療愈糖尿病的機構,有一個宏大的目標,要在2025年之前,逆轉1億糖尿病,他們還在繼續努力,并且一路好消息不斷……

(叼叼完了,是不是又說多了?)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fun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