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香月暖 / 遠古研究與董氏 / 古籍記載的祝融八姓和“董姓”

0 0

   

古籍記載的祝融八姓和“董姓”

原創
2020-03-10  荷香月暖
 

                               廣西   賀州   董全吉

【摘要】據《左傳》等書記載,在《尚書》之前,有《三墳》、《五典》、《八索》、《九丘》,但這些書都沒有傳下來。《漢書·藝文志》已不見著錄。最早的《國語》記載的祝融八姓就明確順序八姓為“己、董、彭、禿、妘、曹、斟、羋。”,《史記》和《大戴禮記》明確陸終生六子,“其二曰惠連,是為參胡”, “八姓:己、董、彭、禿、妘、曹、斟、羋也。”先去掉禿姓從彭祖別出、斟姓從曹姓別出。(畢竟“己姓之別受氏為國者”在其后舜帝時期)就是陸終六子的姓“己、董、彭、妘、曹、羋”。 “宋衷曰:參胡國名,斯姓,無后”代替《國語》的“斟姓無后矣”,就不是陸終生六子,而是五子了。也與《國語》“斟姓,曹姓之別”相矛盾。

先秦時期史官修撰的《世本》也稱《世本辯姓》,又作世或世系。主要記載上古帝王、諸侯和卿大夫家族世系傳承的史籍。目前可考的只有《帝系》、《王侯世》、《卿大夫世》、《氏族》、《作篇》和《居篇》及《謚法》十篇。直至南宋末年全部丟失。《世本》歷經秦漢,幾經儒者改易增補。但從現存后人校注的八種《世本》。也因此都基本以“宋衷曰:參胡國名,斯姓,無后”,以致與《國語》相悖。

關鍵詞:國語、史記、宋衷、斟姓、姜作董

1、最早史書記載的祝融八姓是“己、董、彭、禿、妘、曹、斟、羋”

《國語》是關于西周(公元前11世紀~公元前771年)、春秋(公元前770年~公元前476年)時周、魯、齊、晉、鄭、楚、吳、越八國人物、事跡、言論的國別史雜記,也叫《春秋外傳》。左丘明就是稍早于孔子的著名盲史官,他講的歷史得到過孔子的贊賞。盲史官講述的史事被后人集錄成書,叫做《語》,再按照國別區分,就是《周語》、《魯語》等,總稱《國語》。

《國語·卷第十六·鄭語》記載了祝融八姓的順序:己、董、彭、禿、妘、曹、斟、羋。其是從成天地之功者得以彰顯,提及了祝融八姓的后裔在夏商周時期封候伯的敘述。并不是專門以姓氏的介紹。

原文記載:“夫成天地之大功者,其子孫未嘗不章,虞、夏、商、周是也。虞幕能聽協風,以成樂物生者也。夏禹能單平水土,以品處庶類者也。商契能和合五教,以保于百姓者也。周棄能播殖百谷蔬,以衣食民人者也。其后皆為王公侯伯。祝融亦能昭顯天地之光明,以生柔嘉材者也,其后八姓于周未有侯伯。佐制物于前代者,昆吾為夏伯矣,大彭、豕韋為商伯矣。當周未有,己姓昆吾、蘇、顧、溫、董董姓鬷夷、豢龍,則夏滅之矣。彭姓彭祖、豕韋、諸稽,則商滅之矣,禿姓舟人,則周滅之矣。妘姓鄔、鄶、路、偪陽,曹姓鄒、莒,皆為采衛,或在王室,或在夷、狄,莫之數也。而又無令聞,必不興矣。斟姓無后矣。融之興者,其在羋姓乎?羋姓夔越不足命也。蠻羋蠻矣,唯荊實有昭德,若周衰,其必興矣。姜、嬴、荊、羋,實與諸姬代相干也。姜,伯夷之后也,嬴,伯翳之后也。伯夷能禮于神以佐堯者也,伯翳能議百物以佐舜者也。其后皆不失祀而未有興者,周衰其將至矣。”http://gj.zdic.net/archive.php?aid-11075.html

這就是明確了祝融八姓的順序:己、董、彭、禿、妘、曹、斟、羋。告知包括董姓在夏商周的候伯的情形:董姓到夏朝時期還有鬷夷氏、豢龍氏為候伯,但在夏朝被其他氏更替了,商周時期沒有候伯。

但八姓順序有了,但《國語》中的董父不是原來祝融八姓劃分時期的“董”。(宋)鄭樵著、(明)陳宗  《通志卷三十·氏族畧第六·同名異實第一》:“董氏有二:董父之后,以字為氏;又有陸終之子參胡姓董,以姓為氏。”那么,祝融八姓劃分的“董”是哪一個呢?

2、左傳以談論“龍”論及董父,沒有專門論祝融八姓

《春秋左傳·昭公(二十一年~三十二年)◇昭公二十九年》原文載:“秋,龍見于絳郊。魏獻子問于蔡墨曰:‘吾聞之,蟲莫知于龍,以其不生得也。謂之知,信乎?’對曰:‘人實不知,非龍實知。古者畜龍,故國有豢龍氏,有御龍氏。’獻子曰: ‘是二氏者,吾亦聞之,而知其故,是何謂也?’對曰:‘昔有飂叔安,有裔子曰董父,實甚好龍,能求其耆欲以飲食之,龍多歸之。乃擾畜龍,以服事帝舜。帝賜之姓曰董,氏曰豢龍。封諸鬷川,鬷夷氏其后也。故帝舜氏世有畜龍。及有夏孔甲,擾于有帝,帝賜之乘龍,河、漢各二,各有雌雄,孔甲不能食,而未獲豢龍氏。有陶唐氏既衰,其后有劉累,學擾龍于豢龍氏,以事孔甲,能飲食之。夏后嘉之,賜氏曰御龍,以更豕韋之后。龍一雌死,潛醢以食夏后。夏后饗之,既而使求之。懼而遷于魯縣,范氏其后也。’獻子曰:‘今何故無之?’對曰:‘夫物,物有其官,官修其方,朝夕思之。一日失職,則死及之。失官不食。官宿其業,其物乃至。若泯棄之,物乃坻伏,郁湮不育。故有五行之官,是謂五官。實列受氏姓,封為上公,祀為貴神。’”http://gj.zdic.net/archive.php?aid-2717.html

可見,《左傳》載,昭公二十九年魏獻子與蔡墨的對話,源于山西新絳出現龍。董父的豢龍氏,在夏朝孔甲時期住在陶唐的留累,在豢龍氏的地方學習豢龍,夏賜御龍氏,又被豕韋氏代替。留累到了山東魯縣曲阜,古為魯國國都,后曾更名為魯縣,后人改“豢”為“范氏”。

《路史·后紀》:“堯有九子,其封于留者為留氏,字亦作鎦。后有留累,累亦作絫。以豢龍事孔甲,賜之氏曰御龍,以更董之后,則知留累之前為豢龍氏,豢龍之后為關龍氏。劉絫既遷魯縣,之后,則不名為豢龍,而氏為御龍矣。”。這“封于留者”

可見,舜帝時期的董父雖是源于“董”,卻不是高辛帝嚳時期祝融八姓的劃分的“董”的開始。

3、《史記》、《大戴禮記》第一次出現了陸終第二子“參胡”

劉熙生卒年不詳,約生于160年左右大約在公元200年時期為《大戴禮記》作過注,西漢前的《大戴禮記》與西漢(西漢公元前202年-8年12月 的《史記》出現了祝融八姓的來源于陸終產六子。

     《大戴禮記·帝系·第六十三》原文載http://gj.zdic.net/archive.php?aid-3334.html:“老童娶于竭水氏,竭水氏之子謂之高緺,氏產重黎及吳回。吳回氏產陸終。陸終氏娶于鬼方氏,鬼方氏之妹謂之女隤,氏產六子;孕而不粥,三年,啟其左脅,六人出焉。其一曰樊,是為昆吾;其二曰惠連,是為參胡;其三曰籛,是為彭祖;其四曰萊言,是為云鄶人;其五曰安,是為曹姓;其六曰季連,是為羋姓。季連產什祖氏,什祖氏產內熊,九世至于渠,婁鯀出。自熊渠有子三人,其孟之名為無康,為句亶王;其中之名為紅,為鄂王;其季之名為疵,為戚章王。昆吾者,衛氏也;參胡者,韓氏也;彭祖者,彭氏也;鄶人者,鄭氏也;曹姓者,邾氏也;季連者,楚氏也。 

     西漢時期的司馬遷(前145年前90年)寫《史記》,開始稱《太史公書》,或《太史公記》、《太史記》。《史記》參考了眾多典籍,如《左傳》、《國語》、《世本》、《戰國策》、《楚漢春秋》和諸子百家,同時參考檔案、民間古文書籍。他還親自采訪,進行實地調查,然后對材料精心選擇使用。對《史記》的注釋方面,南朝宋的裴著有《史記集解》,是現存最早的舊注本,唐朝司馬貞撰寫《史記索隱》

     《史記·楚世家》:“帝嚳使重黎誅之而不盡。帝乃以庚寅日誅重黎,而以其弟吳回為重黎後,復居火正,為祝融。吳回生陸終。陸終生子六人,坼剖而產焉。其長一曰昆吾;二曰參胡;三曰彭祖;四曰會人;五曰曹姓;六曰季連,琇姓,楚其後也。昆吾氏,夏之時嘗為侯伯,桀之時湯滅之。彭祖氏,殷之時嘗為侯伯,殷之末世滅彭祖氏。季連生附沮,附沮生穴熊。其後中微,或在中國,或在蠻夷,弗能紀其世。”http://gj.zdic.net/archive.php?aid-8809.html)。

因此,較早的古籍已經明確,陸終第二子是“曰惠連,是為參胡”,至于“參胡者,韓氏也”結合其他五子,則證明韓氏為封地為后來“韓”的故墟。

也證明,祝融八姓的董姓,早于董父時期的董姓或董氏。

4東吳時期韋昭注《國語》祝融八姓,記載陸終六子未見第二子參胡

韋昭(?至公元273年),韋昭篤學好古,博覽群籍,有記述之才,著作豐富,堪稱是三國時代東吳(220-280)第一的史家,其對《國語》的祝融八姓進行注解:“八姓,祝融之后。八姓:己、董、彭、禿、妘、曹、斟、羋也。侯伯,諸侯之伯。”。其中,注解了:昆吾,祝融之孫、陸終第一子,名樊,為己姓,封于昆吾,昆吾衛是也。其后夏衰,昆吾為夏伯,遷于舊許;大彭,陸終第三子,曰籛,為彭姓,封于大彭,請之彭祖,彭城是也。豕韋,彭姓之別封于豕韋者也。殷衰,二國相繼為商伯;董姓,己姓之別受氏為國者也。有飂叔安之●子曰董父,以擾龍服事帝舜,賜姓曰董,氏曰豢龍,封之鬷川,當夏之興,別封鬷夷,于孔甲前而滅矣。傳曰:“孔甲不能食龍而未獲豢龍氏,劉累學擾龍于豢龍氏以事孔甲”;彭祖,大彭也。豕韋、諸稽,其后別封也。大彭、豕韋為商伯,其后世失道,殷復興而滅之;禿姓,彭祖之別。舟人,國名;陸終第四子曰求言,為妘姓,封于鄶。鄶,今新鄭也。鄔、路、偪陽,其后別封也;陸終第五子曰安,為曹姓,封于鄒;皆為采衛:皆,妘、曹也;斟姓,曹姓之別。或云夏少康滅之,非也。傳有斟灌、斟鄩,澆所滅,非少康,又皆夏同姓,非此也;夔越,羋姓之別國,楚熊繹六世孫曰熊摯,有惡疾,楚人廢之,立其弟熊延。摯自棄于夔,其子孫有功,王命為夔子;姜,齊姓。嬴,秦姓。羋,楚姓。

韋昭對“東有齊、魯、曹、宋、滕、薛、鄒、莒”注解為:“齊,姜姓。魯、曹、滕,皆姬姓。宋,子姓。薛,任姓。鄒,曹姓。莒,己姓,東夷之國也。”,對“鄔、弊、補、舟、依、(黑柔)”注解為:“案:‘鄔’、‘ 弊’、‘ 舟’、‘ (黑柔)’,公序本作‘鄢’、‘ 蔽’、‘ 丹’、‘  ’、‘(黑柔)’,古國名,任姓,在今何地不詳。”,對“黎為高辛氏火正”注解為“高辛,帝嚳。黎,顓頊之后也。顓頊生老童,老童產重、黎及吳回,吳回產陸終,陸終生六子,其季曰連,為羋姓,楚之先祖也。季連之后曰鬻熊,事周文王,其曾孫熊繹,當成王時,封為楚子。黎當高辛氏為火正。 ”。

韋昭是較早注解《國語》的,從注解《國語》中,因為《國語》沒有論及陸終六子,只是論及祝融八姓在夏商周的候伯。因此,僅對陸終的五子進行詳細的注解,而對董姓則注解在舜帝的董父。見上文“董姓,己姓之別受氏為國者也。有飂叔安之●子曰董父,以擾龍服事帝舜,賜姓曰董,氏曰豢龍,封之鬷川,當夏之興,別封鬷夷,于孔甲前而滅矣。傳曰:「孔甲不能食龍而未獲豢龍氏,劉累學擾龍于豢龍氏以事孔甲。”。

從韋昭注解,明確了“禿姓,彭祖之別”、“斟姓,曹姓之別”,是符合《國語》的姓的排列的;結合《大戴禮記》與《史記》記載的陸終六子,與《國語》的祝融八姓,則明確了參胡為“董姓”。因為“八姓:己、董、彭、禿、妘、曹、斟、羋也。”先去掉禿姓從彭祖別出、斟姓從曹姓別出。畢竟“己姓之別受氏為國者”在其后舜帝時期就是陸終六子的姓“己、董、彭、妘、曹、羋”。 “宋衷曰:參胡國名,斯姓,無后”代替《國語》的“斟姓無后矣”,就不是陸終生六子,而是五子了。也與《國語》“斟姓,曹姓之別”相矛盾。

至于韋昭注解的“董姓,己姓之別受氏為國者也。有飂叔安之●子曰董父”,結合《國語》:“昆吾、蘇、顧、溫、董”,這就明確,舜帝時期的董父,是從昆吾的“己姓” 飂叔安裔子的“別出”,晚于“禿姓,彭祖之別”、“斟姓,曹姓之別”,不是原來祝融八姓時期的分化。否則就不稱呼祝融八姓了,畢竟,董父前面,在昆吾己姓的就有“蘇、顧、溫、……飂”。

也因此,(宋)鄭樵著《通志· 氏族略》載:“臣謹按。陸終氏娶鬼方之。女孕而不育。十一年。開其左脅而出三人焉。又開其右脅而出三人焉。長曰昆吾。名樊。為己姓。封于衛墟。次曰參胡。董姓。封于韓墟。周時為胡國。楚滅之。三曰彭祖。名翦。彭姓。封于韓。大彭之墟。即彭城也。四曰會人。妘姓。封于鄭墟。五曰安。曹姓。封于邾之墟。六曰季連。羋姓。其后為楚。”。

然而,從《國語》己姓昆吾分化別出氏有:蘇氏、顧氏、溫氏、董氏;董姓分化:鬷夷氏、豢龍氏;彭姓后有豕韋氏、諸稽氏;妘姓分化鄔氏、鄶氏、路氏、偪陽氏,曹姓分化鄒氏、莒氏;姜、嬴、荊、羋都是祝融部落分化。斟姓無后,被其他氏(姓)所取代。

 
 

     5、一些西漢后古籍對《世本》、《史記》的不同注解

《世本》,又稱作世、世系、世紀、世牒、牒記、譜牒等。“世”是指世系;本則表示起源。據說是由先秦時期亦有說漢代史官修撰的,記載從黃帝到春秋時期的“帝王”、“諸侯”、“ 卿大夫”的世系和氏姓,也記載帝王的都邑、制作、謚法等。《世本》散佚之后,后世有許多學者都進行進輯錄工作。而最早的則數南宋時的高似孫,但可惜此輯本現已不存。到明朝后,有澹生堂祁氏抄輯過世本二卷,但未刻印,其原稿原為孫星衍收藏,后來則為秦嘉謨所得,這也是秦世本輯補所依據的藍本之一,其原本也已不見。從清中期開始,因為當時風氣喜好輯佚,從事世本輯補工作的不下十余家,而現存的則主要有八種,分別為:王謨輯本;孫馮翼輯本;陳其榮補訂孫本;秦嘉謨世本輯補;張澍稡集補注本;雷學淇輯本;茆泮林輯本;王梓材世本集覽。

    那就是注解的版本了。不論如何,以原本為主,沒有原本,以早的古籍為主。   

司馬遷的《史記》、 韋昭《國語注》、杜預的《春秋經傳集解》、東漢宋衷注《世本》、司馬貞的《史記索隱》、張守節的《史記正義》、林寶《元和姓纂》和鄭樵的《通志》都曾引用和參考《世本》書中內容。世本一名最初是見于《周禮·春官·小史》中的: “掌邦國之志,奠系世,辨昭穆”。其中,系是指天子的帝系,而諸侯的世系則稱為世本。而《世本》一書直到西漢末年時才經劉向校整后定為現名,后來在唐朝時為避唐太宗李世民諱,又一度改名為《系本》。然而, 韋昭、杜預、宋衷等人都晚于西漢(前206年—公元8年),那古籍應以較早《國語》、《史記》等為主。

我們把包括符合《國語》、《史記》等記載參胡及其差異主要作者的時間進行羅列如下

(1)、(東漢王符約85年~約163年,字節信《潛夫論》。

2 韋昭273,韋昭篤學好古,博覽群籍,有記述之才,著作豐富,堪稱是三國時代東吳(220-280)第一的史家,而他主編的《吳書》也成為《三國志》中吳國史料的主要來源。

    3 杜預222285,字符凱,京兆杜陵(今陜西西安市)人,魏晉時期著名政治家、軍事家和學者,曹魏散騎常侍杜恕之子。

    4、宋衷,字仲子,或稱宋忠,或稱宋仲子,名字不一。三國時期公元220280南陽章陵人。劉表據荊州,辟為五業從事。著作有有《周易注》十卷、《太玄經注》九卷、《法言注》十三卷。

   5、司馬貞679732,字子正,河內今河南沁陽人。唐代史學家,開元中官至朝散大夫,宏文館學士,主管編纂、撰述和起草詔令等。著《史記索隱》三十卷,世號"小司馬"

   6、唐代開元年間有一位學者名叫張守節,此人曾經給司馬遷的名著《史記》作注,起名《史記正義》,根據其著作《史記正義序》一文中有"守節涉學三十余年"的話語。此序寫于唐玄宗開元24(736)

    7、《元和姓纂》中國唐代譜牒姓氏之學的專著。原本10卷,今有10卷本、18卷本兩種。唐憲宗時宰相-李吉甫命林寶修撰,元和七年812成書。

(8)、(唐)孔穎達574648

 9、鄭樵11041162,字漁仲,自號溪西逸民,興化軍莆田(今福建莆田)人,學者稱“夾漈先生”,宋代史學家、校讎學家。

(10)、(宋)羅泌(1131~-1189)撰《路史》;

(11)、(宋)鄧名世(生活于北宋末南宋初)撰《古今姓氏書辯證》

  6、一些古籍對參胡姓氏記載的混亂 

(1)、(漢)史游(生卒年和生平事跡不詳,漢元帝時期即公元前48~前33)時官黃門令)《急就篇》:“董氏之先。本已姓也。飂淑安之裔子曰董父。能擾畜龍。服事帝舜。舜賜之姓曰董。'已。音紀。飂。力救反。父。讀曰甫。’又周大夫辛有之二子適晉。與籍氏俱董督晉之典籍。因為董氏。”

(2)、(東漢王符約85年~約163年,字節信《潛夫論》云:“‘祝融之孫分為八姓,己禿彭姜妘曹斯莘。’莘、斯、姜從字形上看似為羋、斟、董之誤”

(3)、《潛夫論箋校正》有漢代王符合著者,清代汪繼培(17511819)校,[王符著,彭鐸 1913--1985校。《潛夫論· 卷九· 志氏姓· 第三十五》原文:“祝融之孫,分為八姓:己、禿、彭、、妘、曹、、羋。己姓之嗣飂叔安,父其裔子曰董,實甚好龍,能求其嗜欲以飲食之,龍多歸焉。乃學擾龍,以事帝舜。賜姓曰董,氏曰豢龍,封諸朡川。朡夷、彭姓豕韋,皆能馴龍者也。豢龍逢以忠諫,桀殺之。凡因祝融之子孫,己姓之班,昆吾、籍、扈、溫、董。禿姓朡夷、豢龍,則夏滅之。彭姓彭祖、豕韋、諸稽,則商滅之。姜姓會人,則周滅之。”  、“‘禿’作‘董’,‘ 姜’作‘禿’,‘斯’作‘斟’。按史記楚世家索隱引世本‘斟’亦作‘斯’”。 ○鐸按:作‘斟’是也。路史國名紀三云: ‘斟,己姓。北海斟縣有斟亭。’漢書地理志作‘紜保音斟。玉篇作’。張澍姓氏尋源十二侵亦據鄭語列斟氏,云:他書引國語云:‘黎后有斟姓,蓋以祝融即重黎也。’其四支斯氏,與此無涉。鄭語云:‘斟氏無后。’故下文不復出。……○鐸按:漢書人表作廖叔安。論衡龍虛篇作飂叔宋,洪亮吉及孫蜀丞先生并謂‘宋’字誤。禿姓朡夷、豢龍,則夏滅之。彭姓彭祖、豕韋、諸稽,則商滅之。姜姓會人,則周滅之。鄭語‘禿’作‘董’,‘ 朡’作‘鬷’。○鐸按:此承上八姓言,則作‘禿’是。‘陸終生子六人,四曰會人。’索隱引系本作鄶人,即下妘姓之會也。此‘會人’蓋‘舟人’之誤。國名紀六引潛夫論:‘曹有姜姓者。’,‘曹’又‘會’之誤。妘姓之后封于鄢、會、路、偪陽。鄢取仲任為妻,貪冒愛,蔑賢簡能,是用亡邦。會在河、伊之間,其君驕貪嗇儉,減爵損祿,群臣卑讓,上下不臨。詩人憂之,故作羔裘,閔其痛悼也;匪風,冀君先教也。會仲不悟,重氏伐之,上下不能相使,禁罰不行,遂以見。路子嬰兒,娶晉成公姊為夫人,酆舒為政而虐之。晉伯宗怒,遂伐滅路。鄭語‘鄢’作‘鄔’,‘ 會’作‘鄶’。按韋昭注周語云:‘鄢,妘姓之國。’○鐸按:姓氏急就篇下亦據周語作‘鄢’。鄭語‘鄔’字訛。姓纂十四泰云:‘鄶仲之后,避難去邑為會氏。’鄭語云:‘濟、洛、河、潁之間,子男之國,虢、鄶為大。虢叔恃勢,鄶仲恃險,是皆有驕侈怠慢之心,而加之以貪冒。’逸周書史記解云:‘昔有鄶君,嗇儉,減爵損祿,群臣卑讓,上下不臨,后□小弱,禁伐不行,重氏伐之,鄶君以亡。’按重氏(古董童重同一)滅鄶,在高辛十六年,見竹書紀年,非鄭語及詩所云也。此合言之,誤。后紀八高陽紀亦誤仍之。詩檜風釋文:‘檜’本又作‘鄶’。此說羔裘、匪風,蓋本之三家詩序。○鐸按:陳氏魯詩遺說考七以此本魯詩說。又鄶國為鄭武公所滅,見鄭康成詩譜,自與重氏滅鄶無涉。”

可見,王符把舜帝時期董父以及其后董姓作為“禿”,與《國語》以董父為“董姓”有差異,但差異何來?為何如此?把“彭”、 “禿(彭部落分化)”、“曹”、 “斟(曹部落分化)”、“姜(炎帝姓姜)”與“姜姓會人(妘姓之會)”。都與“董”姓部落掛鉤。下文再論,也見我《“董部落”與“古董國”的考證》一文)。

(4)、《世本·卷下·  王侯大夫譜隋書經籍志·世本王侯大夫譜二卷》:“老童生重黎及吳回。楚世家徐廣音義,陸終娶鬼方氏之妹,謂之女。楚世家索隱.生子六人:其一曰樊,是為昆吾。宋忠曰:昆吾國名,已姓所出。昆吾者、衛是也;二曰惠連,是為參胡。宋衷曰參胡國名,斯姓,無后。參胡者、韓是也;三曰籛鏗、是為彭祖。彭祖者、彭城是也;四曰求言,是為鄶人。宋忠曰:求言名也,姬姓所出,鄶、國也。會人者、鄭是也;其五曰安,是為曹姓,宋衷曰:安、名也。曹姓者、諸曹所出也,曹姓者、邾是也;六曰季連,是為羋姓。季連者、楚是也。宋衷曰:季連名也。羋姓諸楚所出,楚之先也。楚世家·集解·索隱·'校注 原本漏注.據史記補注上七字’”。

(5)、《史記·卷四十·楚世家·第十》“〔二〕集解虞翻曰:‘昆吾名樊,為己姓,封昆吾。’世本曰:‘昆吾者,衛是也。’索隱長曰昆吾。系本云:'其一曰樊,是為昆吾。’又曰:'昆吾者,衛是。’宋衷曰:'昆吾,國名,己姓所出。’左傳曰:'衛侯夢見披發登昆吾之觀。’按:今濮陽城中有昆吾臺。正義括地志云:'濮陽縣,古昆吾國也。昆吾故城在縣西三十里,臺在縣西百步,即昆吾墟也。’〔三〕集解世本曰:‘參胡者,韓是也。’索隱系本云:'二曰惠連,是為參胡。參胡者,韓是。’宋衷曰:‘參胡,國名,斟姓,無后。’〔四〕集解虞翻曰:'名翦,為彭姓,封于大彭。’世本曰:‘彭祖者,彭城是也。’索隱系本云:‘三曰籛鏗,是為彭祖。彭祖者,彭城是’。虞翻云:‘名翦,為彭姓,封于大彭。’正義括地志云:‘彭城,古彭祖國也。外傳云殷末滅彭祖國也。虞翻云名翦。神仙傳云彭祖諱鏗,帝顓頊之玄孫,至殷末年已七百六十七歲而不衰老,遂往流沙之西,非壽終也。’〔五〕集解世本曰:‘會人者,鄭是也。’索隱系本云:'四曰求言,是為鄶人。鄶人者,鄭是。’宋衷曰:'求言,名也。妘姓所出,鄶國也。’正義括地志云:故鄶城在鄭州新鄭縣東北二十二里。毛詩譜云‘昔高辛之土,祝融之墟,歷唐至周,重黎之后妘姓處其地,是為鄶國,為鄭武公所滅也’。〔六〕集解世本曰:‘曹姓者,邾是也。’索隱系本云:‘五曰安,是為曹姓。曹姓,邾是。’宋忠曰:‘安,名也。曹姓者,諸曹所出。’正義括地志云:‘故邾國在黃州黃岡縣東南百二十一里,史記云邾子,曹姓也。’〔七〕索隱系本云:‘六曰季連,是為羋姓。季連者,楚是’。宋衷曰:‘季連,名也。羋姓所出,楚之先。’羋音彌是反。羋,羊聲也。”。

     (6)、《清茆泮林輯·漢宋衷注·世本·帝王世本》陸終娶鬼方氏之妹,謂之女隤,是生六子。孕三年,啟其左脅。三人出焉,破其右脅,三人出焉【水經洧水注。】注:鬼方于漢,則先零戎是也【文選趙充國頌注。】其一曰:樊,是為昆吾。昆吾者,衛是也【史·楚世家·集解引下一語。索隱引上二語。下并同。今據水經洧水注引鄶人條并為一。】宋衷曰:昆吾,國名。己姓所出【史·楚世家·索隱。下并仝。】二曰:惠連,是為參胡。參胡者韓是也。宋衷曰:參胡,國名。斯姓,無后。

(7)、(唐)孔穎達574648《春秋左傳正義》載:“祝融之后,分為八姓,唯有妘姓為鄶國者,處祝融之故地焉。鄭,祝融之虛也,祝融,高辛氏之火正,居鄭。皆火房也。房,舍也。星孛天漢,漢,水祥也。天漢,水也。衛,顓頊之虛也,故為帝丘。……衛,今濮陽縣,昔帝顓頊居之,其城內有顓頊冢。”

    (8)、(宋)羅泌(1131~-1189)撰《路史·卷十七》“惠連,妘姓,其封參胡。參胡者,韓是,周之鄅子,其后也。后有鄅氏、參氏”; (宋)羅泌撰《路史·卷二十六》:“云 員、,同妘也。妘姓之祖,亦作伝、傊、、鄖。又用、云。晉志云:‘云,子,古之云夢。’盟會圖云:‘子國,在安州。”旾(chūn)秋,鄖人,楚滅之,封辛為鄖公’。今安之安陸有鄖鄉、鄖水、鄖城、鄖公廟,周為鄖州。參胡 妘姓,韓也。惠連國;鄅  妘姓偊(yǔ),子爵。班志云:‘東海開陽,故鄅(yǔ)國。”開陽故城今在臨沂北十五里’”。

(9)、(宋)鄧名世(生活于北宋末南宋初)撰《古今姓氏書辯證卷二十一》“董:出自已姓,黃帝之后,封國于飂。其君叔安者,有嫡子曰董父,學擾龍以事帝舜。賜姓曰董,為豢龍氏。其后有鬷夷氏。至周,太史辛有之二子適晉,與孫伯黡共司晉典籍,以其董督晉史,又為董氏。”,這無形之中漏了早于董父的參胡的“董”排除了。

從上可以判斷,史游把舜帝的己姓別出作為帝嚳時期的董姓的唯一,是不符合古籍記載的;《史記》校正都是以先前古籍記載進行校正,又以三國時期(公元220年~280年)宋衷注的《世本》的“宋衷曰:‘參胡,國名,斟姓,無后。’”,這是三國時的宋衷,與《國語》對祝融八姓列舉順序有差異、與西漢記載有差異,當然,以此差異的版本作為注解,其結論就會明顯差異。同理,清代汪繼培潛夫論箋校正》以唐朝司馬貞撰寫《史記索隱》為版本。

因此,首先是祝融八姓的源流問題與董有關,其次是“彭、董、妘三份部落“封在” “韓墟”、 “韓” 、“鄭墟”都是一個地方的不同時期的稱呼”。河南省新鄭市一帶。早在帝嚳時代,祝融重黎部落就在此興旺繁衍。《左傳》昭公十七年說:“鄭,祝融之墟也。;《漢書·地理志》:“今河南之新鄭,本高辛氏之火正祝融之虛也。”。然參胡董姓部落觀測不僅僅在新鄭一帶。

 
 

7、一些古籍對董姓的混亂誤解的原因分析

《大戴禮記·五帝德·第六十二》載:“‘請問帝堯。’孔子曰:‘高辛之子也,曰放勛。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富而不驕,貴而不豫;黃黼黻衣,丹車白馬。伯夷主禮,龍、夔教舞,舉舜、彭祖而任之,四時先民治之。流共工于幽州,以變北狄;放驩兜于崇山,以變南蠻;殺三苗于三危,以變西戎;殛鯀于羽山,以變東夷’”。

因此,為何祝融八姓與“董姓”關聯,不是董姓豢龍嗎?《大戴禮記》就記載彭姓、羋姓教龍舞蹈、豢養。因此,(東漢)王符(約85年~約163年)撰《潛夫論》、(清代)汪繼培(17511819)《潛夫論箋校正》出現“禿姓朡夷、豢龍,……姜姓會人……姜姓會人……‘禿’作‘董’,‘ 姜’作‘禿’,‘斯’作‘斟’。……鄭語‘禿’作‘董’,‘ 朡’作‘鬷’。……此‘會人’蓋‘舟人’之誤。國名紀六引潛夫論:‘曹有姜姓者。’,‘曹’又‘會’之誤。……鄭語‘鄢’作‘鄔’,‘ 會’作‘鄶’。按韋昭注周語云:‘鄢,妘姓之國。’……周語作‘鄢’。鄭語‘鄔’字訛。”這樣,彭姓別出的禿姓、曹姓有姜姓,陸終四子妘姓都與董關聯。而董父為己姓之別、“龍、夔教舞,舉舜、彭祖而任之”又是彭姓、羋姓與董姓關聯。

為何祝融八姓,唯獨與董姓混亂不清。炎帝的姜姓其實都為“董姓”,因為董姓其實是董姓部落是管理火(包括制陶)與觀測天文的部落。參胡實際取天文觀測的參星、胡星。中國古人為觀測日、月、五星運行而劃分二十八個星區,參星在西方,胡星在北方,辰星(即商星)在東方。參(shēn)是一個星宿名,古代天文學家按宿參的位置制定地理位置。胡星,《史記·天官書》:“昴曰髦頭,胡星也,為白衣會。”、唐·李白《出自薊北門行》:“虜陣橫北荒,胡星耀精芒。”商星,為二十八宿中的心宿。也稱“大辰”、“大火”。 《左傳·昭公元年》:“故參為晉星”,《新唐書·天文志》:“參、伐(伐也稱罰星,在參星三星中間)為戎索,為武政,當河東(崔恒昇:《簡明甲骨文詞典》曰:'河東,地名。在今山西省西南部夏縣一帶。’),盡大夏之墟。”。這些封地以人群為主體,常常遷徙數百里乃至上千里。韓、韓原,源于倝(gàn日始出金光燦爛,《說文》:“韓,井垣也。”,其實,這是參胡董姓部落從觀測天文的“倝”變成“韓”是在舜帝時期豢龍所致)。實則為參胡的董姓部落地。祝融八姓實際是董姓的子姓。見我《“董部落”與“古董國”的考證》一文)。

可見,王符把舜帝時期董父以及其后董姓作為“禿”,與《國語》以董父為“董姓”有差異,但差異何來?為何如此?把“彭”、 “禿(彭部落分化)”、“曹”、 “斟(曹部落分化)”、“姜(炎帝姓姜)”與“姜姓會人(妘姓之會)”。都與“董”姓部落掛鉤。”

 8、現代一些學者對董姓的誤解沒有走出西漢后古籍誤解的誤區

河南西峽董國超提供了在山西平遙古城收集的《黃帝姬姓姓氏演變史》基本是西周封國的演變史,把伏羲風姓后裔顓頊、祝融列入,陸終六子明顯把“董姓”如上文所述:“因為‘八姓:己、董、彭、禿、、曹、斟、羋也。’先去掉禿姓從彭祖別出、斟姓從曹姓別出。就是陸終六子的姓‘己、董、彭、、曹、羋’。 ‘宋衷曰:參胡國名,斯姓,無后’代替《國語》的‘斟姓無后矣’,就不是陸終生六子,而是五子了。也與《國語》‘斟姓,曹姓之別’相矛盾。”,況且,從古籍出現的姓氏記載中,董姓也是比較早的一個姓氏。

當然,也有《山海經地理坐標:昆侖和斟灌之墟》研究認為“在埃及第一中間期之后,重新統一埃及、建立中王國的曼圖霍特普二世就是夏國王斟灌氏。”

很多姓氏其實是“氏”是在西周封國才形成的,所以有明確的封國范圍記載。也有較早的姓,班固《白虎通德論·卷九》曰:“姓者,生也,人稟天氣所以生者也”。所以多帶有“女字旁”,后人以“上古八大姓 姜、姬、姚、嬴、姒、妘、妊、媯。”。但也不是絕對的,上古對繁衍的崇拜,以致對自然的崇拜,如伏羲的“風”就是。而“董”姓是:

“日申木中,四周神木為太陽游表即為‘董’。 ‘董’ ‘監督、管理、保管、深藏、統率、主持、督察、古老’之義。‘董’由天文儀‘重’(中)和四游表(‘扶桑’日表)構成,是最早管理火種(包括制陶)和天文觀測的部落稱呼。遠古取火用草木薡蕫也以‘蕫’命名。”是對“太陽神”的崇拜。

西漢前,《大戴禮記·夏小正第四十七》:“榮菫、采蘩。 菫,菜也。蘩,由胡;由胡者,蘩母也;蘩母者,旁勃也。皆豆實也,故記之”把“董”作為一種菜。

伏羲時期有祝融部落,炎帝時期有祝融部落,而且是觀測天文的部落,那么,董姓那么早,住在什么地方呢?

《基因看歷史》研究“中國漢族男性的父系構成,完美證實O系起源廣西”, 廣西柳州市南郊蓮花山上白蓮洞,是舊石器時代的文化遺址,大量的古人類和哺乳動物的化石。這些化石說明了在距今5萬年以前,柳江人及廣西巨猿頭骨是是10萬年前,早于北京周口店田園洞的4萬年前的人類化石。白蓮洞人已經會縫制衣服、用火和煮熟食物,含著舊時器時代晚期經過中石器時代進入新石器時代早期文化的連續單位,時間跨度達至7000年,這在國內尚屬罕見。柳江人頭骨有明顯的原始黃種人特征,是分化和形成蒙古人種的早期類型。基于黃種人祖先的地位,柳江人頭骨的重要發現向我們提供了廣西很可能是蒙古人種發源地的信息。

下面的考古資料及其后祝融、參胡、董父的記載,我認為與祝融部落關聯。

(1)、距今11000-8000年前,彭頭山、八十當等地的人就已形成了農耕聚落文化,距今6000年前,城頭山人就已經建造出了“華夏第一古城”。 湖南常德市臨澧縣附近的杉龍崗遺址,遺址位于湖南常德臨澧縣新安鎮杉龍村,地處澧陽平原澧水與澹水之間,發現了具有馴化特征的古水稻——距今8000年的八十垱遺址古河道的水稻;同時在這里還發現了世界最早的水稻田——城頭山遺址湯家崗文化水稻田;20世紀80年代末在湖南澧縣彭頭山遺址發掘出大量稻谷、稻米炭化物,經C14測定距今5000到8000年之間;比20世紀70年代末在浙江河姆渡遺址發掘的要早,在400M2的范圍內發現很厚的人工栽培稻炭化物,以及石磨、骨耜、木鏟等谷物生產工具。經測定距今6700±200年左右。湖南澧縣彭頭山遺址距今約9000年左右遠早于凌家灘遺址,考古發現遺跡有地面式、淺地穴式建筑遺跡,同類遺址尚有十馀處。

(2)、在甘肅省天水市秦安縣城東北45公里處的五營鄉邵店村東。大地灣是一處距今8000年~4800年的史前遺址。它是我國新石器時代目前發現的最早的遺址,比廣為人們所知的河南澠池仰韶村和陜西西安的半坡村遺址都要早。大地灣遺址、師趙村遺址發掘房屋遺址200多座,最早的是深穴窩棚式建筑,距今7000至8000年間,這是標志著人類的居住方式從穴居向半穴居邁進的一個新起點。

(3)、距今7800年左右高廟文化遺址(有“太陽鳥族徽”、“火神祝融像”和“神農炎帝像”),與建筑距今7000至8000年間大地灣文化遺址相距200年。位于湖南西部洪江市(原黔陽縣)安江鎮東北約5公里的岔頭鄉巖里村,文化堆積最厚處距地表達5米多。距今7800年左右。存續的時間大致在一千年左右。

(4)、陜西為中心的活動區域的仰韶文化(距今約5000~7000年),持續時間大約在公元前5000年至3000年,分布在黃河中下游,陜、豫、晉、甘為主,中心區是關中、豫西、晉南。

(5)西水坡遺址位于河南省濮陽市濮陽縣城老城墻的北側,為新石器時代經東周至漢代的遺址。19875月,在西水坡發現大規模的古墓葬群,包含仰韶、龍山、東周和漢代等幾個時期的文化遺存,尤以仰韶文化最為豐富。其中45號墓最為顯耀,墓主人的東西兩側分別擺有蚌塑龍虎圖案,經科學鑒定,距今已有6400多年,其中龍的形象是我國迄今為止發現的時間最早、體型最大、形態最逼真的龍形象,被專家譽為“中華第一龍”。專家認為,濮陽發掘的這一仰韶時期的墓葬,則堪稱考古學意義上的“中華第一帝陵”,但它是伏羲的,還是黃帝的?是顓頊的,還是蚩尤的呢?濮城是祝融部落居住的地方,祝融部落在伏羲時期就是觀測天文的部落,也因為祝融部落發現“風”的南北方向,伏羲才出現“風姓”;

 (6)、秦王寨類型為祝融文化,鄭州西山古城(始建于5300年前)為祝融之墟,對此王震中、韓建業等先生已有非常精彩的論述(參見:王震中《大河村類型文化與祝融部落》,《中原文物》1986年第2期;韓建業《西山古城興廢緣由試探》,《中原文物》1996年第3期)。

(7)帝嚳時期,參胡董姓時期的主要居住地。范圍包括韓原、新鄭、大夏即夏縣、曲沃等地。

(8)舜帝時期,封“古董國”在《漢書地理志卷二十八上》:“聞喜,故曲沃”、《左傳·昭公元年》:“故參為晉星”等地。

20203923:36荷香月暖作于廣西賀州(初稿)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fun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