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壹貳012 / 雞形目 / 聽雞給你講講,“雞籠”里的故事

0 0

   

聽雞給你講講,“雞籠”里的故事

2020-03-09  零壹貳012

      雞是世界上數量最多的鳥類。全世界的家禽存欄量雖然沒有確切的統計數字,但幾百億只是有的,而家禽中的肉雞自然也是人類最重要的蛋白質食物來源之一。

      我們日常吃到的肉雞是怎么來的呢——當然是蛋孵出來的!

      那這只肉雞被吃掉了,誰負責去下蛋孵出另一只肉雞呢?

      其實,肉雞的飼養遠比你想象的復雜。以雞的視角來講述這個故事,看看肉雞這一輩子是怎么熬過來的,或許你能更珍惜餐桌上的這塊雞胸肉。

      01


      大A

      大家好,我是大A,我來自美國,是一只祖代父系公雞。你們平時吃到的雞,大部分都是我的孫子孫女們——注意不是子孫,是孫子孫女

      在我輩分之上還有曾祖代和原種代,我的兒女們叫父母代,而你們吃的叫商品代。說了這么多代次,是為了告訴你:除了商品代肉雞是長大了直接被吃掉,其他代次都是要下蛋的

      我們作為祖代,分為父系母系。父系公雞和母雞的孩子們中,只有公雞才能繼續傳宗接代,母雞就要被淘汰了;而母系公雞和母雞的后代則是只要母雞,把公雞淘汰掉。

      雞的代次示意圖。圖片:《愛拔益家(AA )祖代種雞飼養管理手冊》

      我這一生的目標,就是保持健美的體型,長成一個擁有大雞兒(并沒有)的雞兒,讓更多母雞“懷孕”(生產受精種蛋)。

      解讀:

      世界上的肉種雞主要來自三家公司:安偉捷(Aviagen)、羅斯(Ross)和科寶(Cobb)。我國曾經有做原種代育種,但一度受禽流感等禽類疫情影響,無法從原種代凈化疾病,被迫暫停了原種代飼養。

      2019年,福建圣農集團培育出了白羽肉雞新品種和配套系,有望打破種雞被國外育種公司壟斷的局面。

      本文的三大主角雞作為三家公司的代表,他們“來自”哪里并不代表原產國就是哪里,只能說明這些雞的孵化廳位于哪里,他們有可能從世界上任何國家飛抵中國。

      祖代種雞中,父系生產的父母代公雞和母系生產的父母代母雞可以留作種用,其余可作為商品代飼養——并不是放進絞肉機做成雞肉醬。

      02


      小寶

      大家好,我是小寶,來自新西蘭,是一只祖代母系母雞

      2019年,我剛破殼就坐飛機來到中國,跟我一同前來的似乎都是妹子,沒有看到爺們兒。一路上黑燈瞎火,重見光明的時候,我已經在雞舍里了。

      雞舍的溫度大概有三十多攝氏度——跟我的蛋里一樣暖和。兩腳獸把我捧起來放到墊料上,我看到有的姐妹們已經開始覓食了,我也要跟上她們的腳步,不然就會像那幾個站不起來的姐妹一樣被淘汰掉了。

      趕緊好好吃飯,才能活下去啊……圖片:Pixabay

      我吃飽了,但兩腳獸沒有熄燈,他們似乎想讓我們再吃點。不知道多了多久,雞舍來了一大群兩腳獸,把我們聚集起來。我看到有的姐妹被兩腳獸抓起來,往眼睛上滴了一滴眼藥水。我看不清遠處,但似乎每個姐妹都要滴完眼藥水才能走。

      后來我才知道,這種把我們聚起來,抓起來再放下的操作要進行很多次。藥水不僅僅是滴眼,還有可能滴嘴、滴鼻;也不一定是滴藥水,還可能后脖子被打針、胸肌被打針、胳肢窩被打針。

      被揪住上眼藥,才能以后不得病。圖片:farmers weekly

      好在這種聚眾滴藥水打針的活動頻率以后會越來越低,聽說是為了讓我們增加抵抗力,抵抗力強了就不用經常做了。

      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告訴后來的姐妹們:珍惜剛到雞舍那幾天隨時都可以吃飽喝足的日子。因為以后的日子地上的水球會越來越少,到最后只能抬頭啄水線乳頭喝水。而且有那么一段時間,吃飯也吃不飽,據說是為了讓我們保持體形。

      正在抬頭啄水線乳頭喝水的母雞。圖片:SamKakeru

      這倒也可以理解,暴飲暴食就會迅速發胖,那是商品代肉雞干的事,我們可是要下蛋的。

      此外,雞舍的燈光也越來越暗,晚上也開始熄燈了。據說這是為了讓我們的生殖系統快速發育,不然光照會抑制性成熟

      雖說要保持體形,但最近有的姐妹就是吃得多,長得大,她們會搶瘦妹子的料。

      好景不長,我們迎來了又一次“聚眾”,不過這次不是打針吃藥,而是“轉移陣地”。妹子們一個接一個站上體重秤,胖的被分到了大雞群,瘦的被分到了小雞群,體形勻稱的被分到了中雞群——這下胖雞沒法搶瘦雞的料了,她周圍都是胖雞,公平競爭。易胖體質真的很吃虧,不僅沒法搶瘦雞的料,而且被喂的料也比瘦雞少。

      吃太胖不會被殺掉,但會挨餓。圖片:pxfuel

      而瘦子們就爽了,周圍都是瘦子,料還多。有的瘦子后來居上,吃著吃著就發福了;有的胖子比較佛系,搶不到料就破罐子破摔,又減肥成功了。

      于是不久之后我們迎來了又一次分群,跟聚眾打針吃藥一樣,聚眾分群也成為了我們的日常。

      解讀:

      滴鼻、滴嘴、點眼、刺翅、皮下注射以及肌肉注射,都是正常的免疫程序,這些操作原則上只在育雛、育成期完成。疫苗不遺傳,不致癌,不會改變后代肉雞的基因。

      分群可以讓一批雞保持較高的均勻度,不然到了產蛋期,小公雞壓不住大母雞多尷尬是吧!

      03


      小斯

      大家好,我是小斯,來自英國,是一只父系母雞。我和大A那種父系公雞生出來的兒子們,會具有一切優秀公雞該有的素質。而作為母系母雞的小寶,她的女兒們則具備優秀母雞的素質。

      啊,說生孩子有點早了。我們母雞在育雛期育成期(相當于人類的幼年期到青春期)都是見不到公雞的,畢竟我們還都在青春期,吃料喝水都顧不過來呢,哪有心思戀愛!

      在暗淡的光線下生活了大概四五個月之后,我們先是看到了公雞,之后又看到了產蛋箱,看來不久就要開始下蛋了。

      不知是哪一天早晨,感覺世界就突然變明亮了,大家都興奮地叫起來。一部分公雞都蠢蠢欲動,開始找母雞“聯誼”了。

      雞場中母雞公雞比例大概是10:1,但這張圖里公雞看起來多是因為公雞料線在中間,母雞料線和產蛋箱都在兩邊臺階上。圖片:SamKakeru

      一部分公雞專注于吃料,長成了肥仔;還有一小部分公雞似乎對聯誼沒什么興趣,他們是好斗分子,喜歡互相掐架、搶地盤。農場的雞舍不需要“領頭雞”,身體再強壯,顏值再高,只要你不干活(AKA交配),就沒用。兩腳獸會時常來巡視,把那些公雞中的“戰斗雞”轉移走,以免誤傷我們這些辛勤工作的公雞母雞們。 

      不好好干活的“戰斗機”可是要被隔離的!圖片:public domain picture

      解讀:

      “戰斗雞”會被轉移到同一棟雞舍的后備公雞區,那里只是沒有母雞,其余飼養環境、飼料跟正常的公雞區是一樣的。

      漸漸地,我進入了產蛋的節奏。我找到了一個產蛋箱的“坑位”,躲了進去,下蛋的時候我不太喜歡被打擾。產蛋箱里比較黑,讓我有安全感。

      奇怪的是,每次我覺得我把蛋擠出來了,但是我抬起屁股一看,蛋就消失了。別的姐妹們也發現這個問題了,她們都說明明在產蛋箱里下了蛋,回頭卻找不到了。我想這個產蛋箱一定有什么玄機,每次都是一頓騷操作就把我的蛋傳送走了。

      哎,沒辦法,多少蛋消失了我也會繼續下蛋,產蛋這事兒就像吃飯排便一樣,憋不住啊。

      “蛋呢?”圖片:needpix

      說起來,我作為一只祖代肉雞,其實大半輩子(大概10個月左右)都在產蛋。在我退休之前,大概能產150個蛋。

      從我們爺爺輩的原種代,到孫子輩的商品代,肉雞的數量是以指數型增長的,這才勉強喂飽全世界的人類。

      我們也是不容易啊。

      解讀:

      規范的雞舍都是相似的,不規范的雞舍各有各的不規范

      ——農夫·托爾斯泰

      在中國,正規雞舍只防病,不治病。禽流感那么厲害,真要是一個雞舍都爆發了疫情,抗生素和激素可是救不了這些雞,疫情區內的雞無論是否染病都會被直接撲殺并做無害化處理。在一些禽類疫情不嚴重的國家,大部分免疫程序(比如禽流感)甚至都可以省略掉。 

      商品代肉雞在自由采食的情況下就是長肉快,非常快。讓肉雞長肉快,通過遺傳育種改善肉雞的生產性能,加以飼喂營養均衡的肉雞飼料,遠比使用所謂的“激素”有效得多。

      營養跟得上,醫療技術跟得上,人類壽命跟古代比都延長多少了,還不許肉雞長得快一點兒么? 況且抗生素和激素很貴的,我們可用不起。

      散養模式產量低,環境不好控制,雞只更易感傳染病。雞舍內平養(在有墊料的地面上隨便跑)是目前更符合我國國情的肉雞飼養模式。冬天不會冷,夏天不會熱,各種傳染病也被嚴格監控,雞在室內大概過得會比在室外更舒服?

      雞舍內平養。圖片:NepaliKeto62 / Wikimedia

      至于肉種雞的結局?當然是被當作肉雞吃掉。

      本文是物種日歷特約稿件,來自物種日歷作者@SamKakeru。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fun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