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霄3e8ixadnpn / 歷史 / 如果他獲獎,將是史上最年輕的金像影帝..

0 0

   

如果他獲獎,將是史上最年輕的金像影帝..

2020-03-08  沖霄3e8ix...

    第3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提名名單揭曉:

    《少年的你》以12項提名領跑,包含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等諸多重要獎項。

    19歲的易烊千璽憑借“小北”一角,同時提名最佳男主角與最佳新演員,成為最佳男主角獎項的最年輕提名者(此前是劉燁,提名時23歲),而如若獲獎,他也將成為史上最年輕的金像影帝(此前是梁家輝,獲獎時26歲)。


    看到這個消息,我想起剛看完《少年的你》,一個稚嫩的聲音響起:

    愿每個人都有她的劉北山。

    《少年的你》最打動我的,現在閉上眼睛還不能忘卻的,是小北假裝劫持陳念被警察抓住,兩個人互相對視的那雙眼睛,那雙眼睛里飽含的珍惜和愛,如此打動我的心。

    當小北對陳念說“你保護世界,我保護你“的時候;

    當小北對陳念說“你往前走,我一定在你身后。”的時候;

    當陳念對小北說“疼不疼”的時候,我感動,我落淚,我甚至羨慕。

    我理解兩個人在冷漠的孤島上相依取暖的感覺,在黑暗的世界里,彼此都是對方透過裂縫打過來的唯一的一束光。

    作為被欺凌的陳念, 我甚至覺得她是幸運的, 不是每個被欺凌的人都能有這束光,不是每個人身處陰溝, 都能仰望星空,更多的是他想仰望星空的時候, 有烏云蓋頂 。

    現實生活中的我一直有恐懼,尤其是做弱者的恐懼,所以一直拼命的要強。

    有對“要”的反感,有對父母的抱怨,我一直抱怨父母不能做我人生導師,就像影片說的,從來沒有教我如何長大。

    而這一切,經過多年的尋找,始終沒有找到答案,有時候自以為是的分析原生家庭,可還是沒有得到解決。那種感受就像隔著一層霧,似是非是。

    但是,《少年的你》讓我返觀了我自己的人生大電影,我開始回看小學三年級那個小小的我。

    從小到大,我一直是班級最小的孩子,年齡也小,身材也小。

    那時候我的同桌是一個比我大三歲的男孩,有一次我無意把他的書碰到了地上,從此欺凌開始。

    每天他都追著我索要賠償,我給他我自己比他干凈整潔的多的書,他不要。我去找老師處理,老師覺得風輕云淡,根本不是一件事。給父母說,父母也壓根不放在心上。

    每天上學的時候睜開眼都是噩夢,不知道要如何應對新的一天,不知道怎么對付那無休止的糾纏索要。

    后來我開始偷錢給他,但家里也貧窮的所剩無幾,滿足不了他的胃口。

    后來我甚至開始欺凌別人。

    雖然我個子小,可是也有我能欺凌的人,我欺凌的是我們班的一個傻大個,他從家里帶錢給我,我給同桌,最后被老師發現,老師又找到我父母。

    我清楚的記得老師來的那個午后,我閉著眼假裝睡覺,聽他們準備如何處理。可我父母什么也沒說,老師也沒有任何處理。

    每天,那個斯摩達克斯之劍還是懸在我的頭頂。直到后來,同桌一家搬遷到外地,我的噩夢才結束。

    而從此,我對父母對老師所有的信任都消失殆盡,所有的感受都封閉起來。

    回想起來, 也不知道真正的算不算欺凌。沒有暴力, 只是每天不停的糾纏索要, 沒錢給也沒關系。

    當我現在以大人的角度來看時,好像覺得也沒啥,沒準就是一個貓捉老鼠的游戲,可當時對我,就是噩夢。

    當我終于敢開啟記憶這扇門的時候,當我終于能返觀人生的時候,我明白了我“要”的抗拒,我對“弱”的恐懼,對父母的抱怨都來自哪里。

    我成人了,我可以反抗,我有了力量,我不再是三年級的小小的我,我終于跳出了輪回。

    我的性格很像陳念,最能理解她那種忍耐后的倔犟,那種倔犟后的無力,那種想走出去,想仰望星空的渴望。

    羨慕她有小北可以依靠,可以互相取暖,可以給彼此一束光。

    讓每個大人都成為大人,讓每個孩子都可以做孩子。

    對待你的孩子,不要用你成年人的以為去對待他,不要把你成年的壓力去讓孩子承擔。

    就像陳念的媽媽,生活所迫,她沒錯,可我最討厭她那張表揚陳念的欣喜的臉。

    就像小北的媽媽,她也沒錯,可是不該給孩子這樣的童年。

    的確,每個人都在茍延殘喘的活著,可是,能不能把你的孩子當孩子看待,而不是讓孩子成為大人,你退縮的像個孩子?

    沒有人教我怎么長大,就長大了,帶著傷痛,然后就想教我的孩子怎么長大,用我的經驗,可我只是把傷痛傳遞給了孩子。

    然后才知道,貌似長大的我,依然是個孩子。

    一個十幾歲的群友在禪說電影群里問:“我被欺凌了,該怎么辦?”

    我回答:“如果是我,我會反抗。”

    群友:“面對一群人的欺凌,如何反抗?”

    我看到有的群友也在回復他,找老師,找家長。

    孩子說:“誰會相信你?大家都問是不是我的問題。“

    看著這些對話,好無力。因為我也曾被欺凌過,留給我的就是無處訴說,無可依靠的無力。

    愿那位群友能夠快快的長大,長成一個大人。

    相信終將有一天,
    善意之花會讓惡的土壤越來越沒有容身之地,
    隨時可以仰望星空,沒有人再生活在陰溝里。
    愿世界上每一個陳念,
    都能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劉北山。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fun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