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古言堂 / 東方歷史 / 《三國演義》中,那些因酒誤事的醉鬼們,...

0 0

   

《三國演義》中,那些因酒誤事的醉鬼們,其中張飛死得最慘

原創
2020-03-06  今古言堂

酒這個東西,小酌可以怡情,大醉容易誤事。沒有劉伶的雅量,李太白的詩才,喝多了就只會耍酒瘋,酩酊大睡,往往就壞了大事。

咱們就來檢點一下《三國演義》中那些因酒誤事的醉鬼們。

一、張飛(失城、丟命)

張飛醉酒有兩次遭成了嚴重的后果,第一次是在徐州。桃園三兄弟長途援救,陶謙三讓徐州,三兄弟將徐州收入囊中。這時候和袁術發生了矛盾,袁術派大將紀靈來討伐。

劉備和關羽前去盱眙迎敵,讓張飛留在徐州鎮守。但張飛醉酒誤事,打了呂布的便宜老丈人曹豹,還疏于防范,被呂布來個里應外合,偷襲成功,張飛因“酒醉不能力敵”,倉皇逃走,丟了徐州。這導致了三兄弟千方百計撈來的第一桶金付諸東流。

第二次張飛連性命都丟了。關羽失荊州,走麥城,臨沮被擒敗亡。張飛聞訊,到成都向大哥劉備哭請復仇,劉備命他回去準備兵馬,起兵征伐東吳。張飛回到閬中,命部下范疆、張達在三日準備十萬兵馬的白衣,二將無法完成被責打。張飛郁悶飲酒,“不覺大醉,臥于帳中”,被范疆、張達刺殺。

張飛之死導致劉備征吳的準備工作更加倉促,最終導致戰敗。蜀國從此元氣大傷。

二、典韋(失戟丟命)

典韋是曹操的貼身衛士長,曹營中的第一猛將,武藝高強,膂力超群,善使一雙八十斤重的大戟。

曹操與張繡談和,進入宛城。曹操瞧上了張繡寡居的嬸娘鄒氏,帶回營中尋歡作樂。張繡得知,惱羞成怒,起兵反叛。因忌憚典韋之勇,張繡派人與典韋飲酒,灌醉了典韋,又讓胡車兒盜走雙戟。張繡發動夜襲,典韋驚醒,只得以單刀迎戰,拒住營門,卻被敵眾沖來,槍林箭雨之下,壯烈戰死。

典韋酒醉誤事,不但他丟了性命,連曹操的長子曹昂和侄兒曹安民也在亂軍中殞命。

三、淳于瓊(丟失烏巢)

淳于瓊是袁紹麾下的重將。袁紹和曹操兩軍在官渡進行對峙,雙方僵持不下。袁紹兵多糧廣,處于上風,而曹操后勤困難,漸漸陷入缺糧的窘境。

淳于瓊被袁紹派去駐守囤糧重地烏巢。但他這個人比較貪杯愛酒。曹操在許攸的指點下,率領精銳部隊,遠途奔襲,直搗烏巢。而淳于瓊“方與眾將飲了酒,醉臥帳中”,完全沒有防備,猝不及防,被曹軍攻入要塞,燒掉了囤糧。淳于瓊被俘,割去耳鼻放回袁紹處,被袁紹怒斬。

這次嚴重的失誤,直接導致原本占有很大優勢的袁紹軍隊陷入被動,最終戰敗。

四、孫權(劉備脫身)

孫權和周瑜搞了個美人計,以孫權之妹孫尚香為誘餌,將劉備誘到江東來準備刺殺,但被諸葛亮識破,只好順水推舟,將孫尚香嫁給了劉備,將劉備軟禁在東吳。

趁著新年祭祖的機會,劉備與孫尚香假意到江邊遙祭,趁機一去不返,踏上返回荊州的路程。東吳臣子發現情況不對,趕緊向孫權匯報劉備逃遁之事,但“權醉不醒,及至睡覺,已是五更”。醒來得知消息的時候,劉備已經逃走很遠了。

孫權這次醉酒,給劉備以脫身之機,劉備返回荊州后,兵進西川,開辟了蜀漢鼎立江山,成為東吳難以收服的大患。

五、許褚(失糧重傷)

曹操與劉備在漢中地區展開爭奪戰,曹軍屢屢失利,退守陽平關。張飛和魏延率領部隊不斷襲擾曹軍后方的補給糧道,令曹操頭疼不已。

曹操派遣猛將許褚率兵去褒斜道上保護運糧隊伍。許褚接應到了糧車隊伍,督糧官員請他喝酒,“褚痛飲,不覺大醉”。許褚趁月夜押車回大營,半路恰遇張飛引兵劫道,兩人交鋒,許褚“卻因酒醉,敵不住張飛”,被張飛一矛捅住肩膀,翻身落馬,被部下救回。

許褚因酒醉丟失了糧草,自己也身負重傷,從此就再也沒有上過戰場,退出了超級猛將的行列。

六、糜芳、傅士仁(失火免職)

劉備進位漢中王,關羽被封為前將軍、假節鉞,率荊州兵馬北伐襄樊。

本來糜芳、傅士仁被任命為大軍的先鋒官,但兩人因酒醉不察,帳后遺火燃著了號炮,火勢蔓延開來,“把軍器糧草,盡皆燒毀”。關羽大怒,治二人之罪,罷去先鋒之職,令糜芳去守南郡,傅士仁去守公安。

由于這兩人很不靠譜,防御疏失,被東吳呂蒙白衣渡江,奪了烽火臺,丟失荊州。導致關羽腹背受敵,最終兵敗身亡。

以上就是《三國演義》中一些因醉酒誤事的情況。如果比較幾個酒鬼所造成的后果,淳于瓊造成的直接后果是最為嚴重的,不僅自己丟了性命,破壞了本方的極大優勢,還改變歷史的方向。張飛確實是死得最慘的,沒有一點抵抗廝殺,被兩個叛徒害死,身首異處,實在是窩囊到了極點。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fun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