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楚風 / 歷史人物 / “放下你的劍,我不會說抱歉。”

0 0

   

“放下你的劍,我不會說抱歉。”

2020-03-05  八面楚風

    1

    高適,人才難得。不僅能活躍于民間,還能走紅于廟堂。

    他寫過很多邊塞詩,與岑參、王昌齡、王之渙合稱唐朝邊塞詩“四大天王”。

    他的詩友中,最著名者是李白、杜甫。

    他打過很多仗,最著名的戰友,叫哥舒瀚。

    他在仕途上爬得很高,甩一眾詩人幾條街,清高如李白、才高如王維、仕途達人如白居易,都未達到那樣的高度。

    就連賀知章那樣的老油條,也望塵莫及。

    高適,有唐一代,唯一封侯的大詩人。(《舊唐書》:“有唐以來,詩人之達者,惟適而已”)

    死后更是被冠以“忠”的謚號,這是一種很高的榮譽。

    他身上,有很多謎團。

    最大的一個謎,是李白被抓進看守所,他居然置友情于不顧,不僅不搭救,還一臉“我不認識李白”的表情。

    這種躲貓貓的態度,跟他的筆風很不相符。

    這還是那個筆力雄健,氣勢奔放,奮發進取,蓬勃向上的高老師嗎?

    2

    我能理解高適的不容易。

    如果他有座右銘,我相信是下面這句:

    “人生哪有什么成功,挺住意味著一切!”

    高適一直是一個志存高遠的人。

    就象他的名字——境界高遠的地方,才是他的舒適區。

    高適同志的一生,是戰斗的一生,激越的一生。

    所以他熱愛戰場,最后也以邊塞詩而聞名。

    在61歲的生命里,他從未放棄過自己,一直在奮斗、奮斗。

    如果用世俗的眼光看,高適的人生,一直蹉跎到了49歲。

    但生活和命運,最終還是褒獎了他。

    讓我們先看看他逆襲的一生,是如何度過的。

    3

                                 高適的家鄉,河北景縣

    女皇武則天執政的最后一年(704年),高適出生于河北景縣。

    他生命的前20年,歷史記載很少,估計跟我們一樣,努力學習,生活枯躁。

    20歲的時候,他第一次到長安旅游,看一切都覺得新奇。

    他想留在長安,可惜首都房租太貴,他很知趣,轉身去了宋城(今河南商丘)。

    在那里,他一邊學習,一邊從事人類最原始的職業——種地。

    這樣的生活,一直過了7年整。

    開元十九年(731年),他也快30歲了,覺得這樣下去可能一輩子就廢了,于是北上旅游。

    在寫詩的同時,開始與有權勢的人拉關系。

    他想加盟朔方節度副大使、信安王李禕,以及幽州節度使張守珪幕府,都沒有成功,別人看不起他。

    生活沒有起色,令人著急。

    要知道王維像他這么大的時候,已經是全國狀元了。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高適也想走科舉這條路。開元二十三年(735年),他趕到長安參加考試,不幸名落孫山。

    35歲再考,再次落第!

    可能大家不懂古代落榜意味著什么。

    我可以告訴你們,現在我們高考落榜了,還有很多謀生的招數。

    但科舉,真的是古代讀書人的獨木橋。

    4

    高適的生活,一天不如一天。他也不敢在長安呆下去,房租餐飲太貴。

    他不得不返回宋城,途中遇到一個從邊塞回來的朋友,肚子里有點筆墨,寫了一首邊塞詩。

    作為軍事迷,高適隨即寫了一首《燕歌行并序》應和。

    詩中為后人所贊的名句有:

    “戰士軍前半死生,美人帳下猶歌舞!”

    “君不見沙場征戰苦,至今猶憶李將軍!”

    看得出,他當時是個憤青。

    自古憤青皆無奈,高適也一樣。

    他看到了長安的精彩、繁華和美麗,可是那跟他一毛錢關系也沒有。

    將士在前方拼殺,可是我高適呢?毫無作為。

    真的很難容忍。

    他在詩里順帶YY了一下。

    “我們當代的李將軍在哪里?”

    5

    在宋城,高適繼續蹉跎,以酒澆愁。

    實在受不了的時候,他就一個人出去散心。

    去的地方,除了魏郡,還有楚地。

    很快又到了新一年的春天,高適45歲。

    朝廷發生了大事,大唐吏部尚書房琯被貶出朝,他的門客董庭蘭也因此離開長安,董是高適的好朋友。

    冬日時分,高適與董庭蘭在河南老家相遇,喝得昏天黑地,伸手不辨五指。

    分手之際,他寫出了一首豪情的《別董大》。

    “千里黃云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這是能進入中國詩歌史的殿堂級作品。

    此前,文人們寫的告別詩,要么凄涼纏綿、怨天尤人,要么低徊傷感。

    用今天的話說,不是太正能量。

    而同樣不得志的高適,卻寫出了空前的豪邁。

    以豪邁寫憤懣,看似不搭,實則水平極高。

    6

    很快,高適同志的好運就來了。

    在告別董大的第二年,也就是46歲時,科舉的紅榜上,終于出現了高適的名字。

    但組織部門給他安排的職位,令他重歸郁悶。

    封丘尉,九品官。它的工作主要是,“親理庶務,分判眾曹,割斷追征,收率課調”。

    也就是說,主要忙雜事,同時職低權輕。

    這個崗位,白居易、孟郊、李商隱、王昌齡、顏真卿都呆過,發過牢騷。

    他也想發牢騷,想了想,算了。

    高適決定賭一把,畢竟已50歲,算進入晚年了。

    他要去從軍。

    這需要巨大的勇氣,不是每個詩人都能殺敵于戰場,運籌于帷幄。

    事實證明,他的這個決定無比正確。

    涼州河西節度使哥舒翰看中了他,并迅速任命他為掌書記(機要秘書)。

    哥舒翰是唐朝很有名的一員猛將,對打突厥人很有經驗,深得朝廷信任。

    至于他為什么看中高適,可能是他喜歡邊塞詩,也可能是因為高適跟他有相似的人生經歷。

    哥將軍以前也不成器,整天賭博喝酒,無所事事,一直到40歲仍然沒有人生目標。

    直到父親去世后,哥將軍才痛改前非,決心干出一番事業。

    一個人只要醒悟,機會總會垂青于他。


    哥舒翰成了高適人生中第一個伯樂。

    幾乎郁悶一生后,高適從此進入事業的快車道。

    所謂,“野百合也有春天”,所謂,“笞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

    在這里,囚徒要為高適點個大大的贊。

    確實懂得抓機會。

    走上這條道,他就沒下來過。即使后來哥舒翰慘敗、被殺,他仍能獲得玄宗和肅宗父子的青睞,這在當時復雜的政治形勢里,并不容易。

    這是他跟詩人朋友們不一樣的地方。

    很多詩人,只能搞搞創作,喝點小酒,發點牢騷。

    但高適顯得更有政治頭腦,知道如何在兇險的官場立足。

    換作李白或杜甫那樣的官場小白,恐怕早就被對手整死了。

    高適終于把握住自己的命運。

    ……

    雖然在年齡上沒有什么優勢,但高適晚年仕途堅挺,一路飄紅。

    ——五十二歲,拜左拾遺,轉監察御史,輔佐哥舒翰守潼關;

    ——五十三歲,隨大老板唐玄宗至成都,不久被提拔為諫議大夫;

    ——同年十二月,高適升為淮南節度使,掌管大唐最富庶的地區,并組織軍隊討伐造反的永王李璘; 

    ——五十四歲,平定永王叛亂,并救睢陽之圍;

    ——六十歲,任劍南節度使。

    ——六十一歲,任刑部侍郎,轉散騎常侍,進封渤海縣侯。

    高適的個人聲望,在封侯這一年,達到了頂點。

    寫了一輩子詩,現在才知道,寫詩只是自己的副業。

    文章的最后,要揭開一個不解之謎。

    李白入獄,為何高適沒反應?

    這件事,沒有結論,只能靠歷史資料來推斷。

    公元744年,40歲的落榜生高適,在一次雞尾酒會上認識了李白。

    當時李白已經是詩壇傳奇、社會名流,而高適仍然蝸居在河南,人生沒有方向。

    可以想見高適對李白的崇拜。

    他像個孩子一樣,樂呵呵地跟著李白、杜甫,在河北、山東一帶野游,不知疲倦。

    關系好到什么程度呢?

    根據杜甫的記錄,三個人可以睡一張床(“醉眠秋共被,攜手同日行”)。

    白天打獵尋仙,晚上喝酒對詩,好不暢快。

    就這樣過了兩個多月時間,高適才回到商丘,再次復習,準備科舉考試。

    他信任李白大哥和杜甫弟弟,引為知己。經常給他們寫信,交流新詩,互相鼓勁。

    安史之亂爆發后,高適投筆從戎,實現了人生的轉折。

    他的伯樂,先是哥舒翰,后是唐玄宗和唐肅宗。

    運氣來了,門板都擋不住。

    但彼時,老天在他和李白之間,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事情是這樣的。

    李白覺得永王李璘有治天下的才華,果斷前去投奔(投資眼光不是一般的差)。

    而朝廷派去鎮壓叛亂的,正是剛被提拔為淮南節度使的高適。

    高適聯系到很多反對永王的軍隊,暗中策反永王的心腹。

    他指揮打仗也很漂亮,永王很快戰敗。李白被俘虜,罪名是附逆,也就是參與謀反。

    一般這種罪名,難逃一死。

    李白當時的夫人找高適幫忙,高大人避而不見。

    李白著急了,在潯陽的看守所里,親自給高適寫信,回憶了他們的友誼。最后問道,

    “高大人現在發達了,能不能救救為兄?”

    高適不僅沒有救他,甚至連一個簡單的回復和表情都沒有。

    如此冷靜與理性,很不近人情。

    如果你了解唐朝當時的政局,你就會理解高適的無奈。

    走到那么核心的位置,高適的眼界很開闊,他的人生只剩下兩個字。

    權斗。

    很多人都知道,他與李白的私人關系很好,正等著他做出錯誤的判斷。

    必須劃清界限。

    只要走錯一步棋,別說營救李白,連自己都可能萬劫不復。

    前半生蹉跎,后半生兇險,這就是高適生命的全部。

    好在李白的運氣不錯,他沒有被判死刑,只是被流放到夜郎(今重慶綦江一帶),半路又被放走。

    只是從此,高適和李白,這對曾經的好朋友、患難之交,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一見如故,再見陌路,說的可能就是高適和李白吧?!

    我曾設想過一個歷史場面。

    李白出獄,尋到高適,撥劍出鞘,要找他麻煩。

    眾所周知,李白的劍術,是不錯的,他曾自稱大唐第二,僅次于老師裴旻。

    他曾多次在詩中殺人,有詩為證,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單人退群寇”;

    “日殺三虎”。

    現在,他似乎想在線下殺人了。

    高適左右,將士們全都撥出了刀,亮晃晃一片。

    高適哭笑不得,拍著李白的肩膀說——

    “放下你的劍,我不會說抱歉!”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fun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