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古言堂 / 東方歷史 / 解讀北齊開國皇帝高洋:每個瘋狂行為的背...

0 0

   

解讀北齊開國皇帝高洋:每個瘋狂行為的背后,都是用心良苦的權謀

原創
2020-03-05  今古言堂

    說起北齊開國皇帝高洋,很多人應該都會想到這樣一句話:“前半生天使,后半生魔鬼。”從史書上的評價來看,高洋的前半生,絕對可以與任何一個優秀帝王相提并論,因為他擁有優秀帝王所具備的一切品質。但后來的高洋,卻變得越來越像昏君和暴君,而且他的瘋狂和殘暴程度,絲毫不遜于史書上的任何一位昏君和暴君。

    那么,高洋為什么會發生這么大的轉變呢?這背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高洋性格的第一次轉變

    有一個非常著名的成語,叫做“快刀斬亂麻”,說的是高洋年幼時,他的父親高歡想測試幾個兒子的智力,就給每個兒子發了一堆亂麻,看誰整理得快,只見高洋拿出快刀直接砍下去,三下五除二就把麻整理好了,并說道:“亂者斬之!”

    后來,等到高洋十二歲時,高歡又想考驗幾個兒子的應變能力,于是他就讓一隊兵馬,突然襲擊自己的幾個兒子。面對這突然的變故,大家都嚇得驚慌失措,唯有高洋率人沖過去與“敵人”作戰。

    因為高洋這兩次表現,實在太過優秀,所以他的父親高歡就認為,高洋比其他幾個兒子都優秀。但是,高洋的這種優秀,卻是曇花一現。因為后來的高洋,突然變得傻里傻氣和懦弱可欺,以至于大家都認為,高洋從前的優秀,只是因為他腦袋缺根弦。

    但是,等到高澄遇刺身亡,整個高氏家族內部,甚至整個東魏都六神無主之時,21歲的高洋突然站出來主持大局。此時的高洋,又突然換了一副面孔,變得極為精明強悍。大家這才明白,原來之前的高洋一直是在韜光養晦,他是為了保護自己免受高澄的猜忌。

    接下來,高洋以其優異的表現,很快將高澄死亡所造成的混亂平靜下來。當然,高洋作為帝國實際負責人的地位,也無可爭議的奠定了下來。沒多久,高洋又逼迫東魏孝靜帝禪位,遂登基稱帝,改國號為齊,史稱北齊。

    據史書上記載:高洋剛當皇帝時,勵精圖治,知人善任,朝廷內外肅然整齊;至于國家軍政大計,則由自己獨立決斷,每次作戰,總是親臨戰場沖鋒陷陣,所到之處戰功卓著,被人稱為“英雄天子”。當時的北齊帝國,也成為當時南北三個割據國家中最強大的一個。

    高洋性格的第二次轉變

    高洋一共當了九年皇帝,前面五年時間里,他是以絕對英明的形象出現;而后面的四年時間,他則是以絕對瘋狂和殘暴的形象出現。

    據記載,高洋的統治后期,他整日縱欲酗酒,不問國事,經常赤身裸體在大街上游行,而且還招納一大批婦女進宮,供自己和親信日夜放縱。最駭人聽聞的是,他每逢喝醉了酒,必須殺人才能快樂,有一次他將自己的寵妃薛嬪無故殺死后,竟然取其骨當做琵琶彈奏。

    從這些記載看,高洋絕對配得上昏君和暴君的稱號。問題是,在高洋統治后期,他雖然昏庸和殘暴,但北齊的政治卻是清明的;而且西魏帝國見到高洋,仍然像貓見了老鼠一樣害怕。

    “高洋把政事委托給楊愔處理,楊愔總攬國務大權,盡心治理國家,所以當時人都說,上頭的君主昏昧,下面的政治卻清明。”《資治通鑒》
    “高洋到東山去游樂,飲宴間,忽然想起西魏還未平定,不禁怒火中燒,把酒杯摔在地上,把魏收叫過來,口述詔令,向遠近四方宣告,將率大軍討平西魏。西魏聞訊,舉國震恐,常常謀劃著越過隴西避難。”《資治通鑒》

    關鍵是,高洋活著時候,每到冬天,西魏的宇文泰就會派人刨開黃河的冰,以防止高洋派軍隊突然越過黃河;但等到高洋死后,宇文泰就不再干這種事了。

    其實,單從北齊帝國在政治上和軍事上的這些表現來看,它就絕不是一個昏庸和殘暴的統治者可以做到的。因為一個強勢的君主,如果他真的是昏庸和殘暴,帝國的政治怎么可能清明呢?軍事又怎么可能保持強盛呢?

    從這層意義上說,高洋在軍國大事上,其實一直都是非常清醒和明白的。他所謂的瘋狂,應該只是表面上的行為,它的背后,實際上權謀的一種運有。

    高洋瘋狂背后的權謀

    其實,高洋所運用的這種權謀并不稀罕,在《呂氏春秋》上就有過類似的記錄。

    據記載,宋王對宰相唐鞅說:“我殺過的人非常多,但是群臣卻越來越不害怕我,這是為什么呢?”唐鞅回答說:“大王所降罪的人,都是壞人。降罪給壞的人,好的人自然不會害怕您。大王要是想讓群臣都害怕您,就要不分好壞而殺之,那么群臣自然就會害怕你。”

    這個故事中,唐鞅向宋王所傳達的道理,就是想告誡他,不要讓人摸清楚他做事的規律。因為人們一旦摸清楚你做事的規律,就可以去特意迎合你,可以做好準備來應對,這樣大家自然不會害怕你。相反,如果大家摸不清楚你做事的規律,就會對你產生一種防不勝防的感覺。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就是傳說中的天威難測,而高洋種種瘋狂行為的背后,其實就是不想讓人摸清楚他做事的規律,希望讓臣子們有一種天威難測的感覺。

    比如,高洋殺他的寵妃薛嬪和她的姐姐,本身是很正常的事,但是高洋去做,人們就覺得不可理喻。

    據記載,有一次高洋到薛嬪姐姐家吃酒,這位姐姐仗著高洋的寵愛,就求高洋讓她的父親當司徒,高洋大怒,說:“司徒這種官,也是隨便授人的?”說完便親自動手用鋸子將她鋸死。

    接著,高洋想起自己在遇到薛嬪前,薛嬪曾在她姐姐家住過一段時間,于是高洋就以薛嬪與她姐姐的男人高岳不清不白為由,先把高岳毒死,然后又把薛嬪也給殺了,還讓人把薛嬪的尸體肢解,自己抱著薛嬪的大腿骨,當琵琶彈。這種怪誕的表現,把在場的人都嚇壞了。

    客觀來說,高洋殺害薛嬪姐妹的行為,雖然很殘忍、瘋狂,但是,如果從權力的角度來思考,一個女人這樣公然干涉國家高級官員的任命,本身就是就是在挑戰皇帝的權威,就是治她死罪也不冤枉。而且,高洋之所以殺她們,也是懷疑她們的這個行為背后是高岳授意。

    對于高洋來說,高岳是他的叔叔,還是當時北齊最出名的宗室名將之一,而且高岳又是當年高歡手下的“四貴”之一。從某種意義上說,高岳不僅是強勢的皇族親王,還是北齊的元老重臣。這樣一個是實權派人物,本身就是高洋重點打擊的對象,更不用說他的女人還公然向高洋要官,這不是在找死是什么!

    事實上,如果高洋殺薛嬪姐妹時,不是當場活活鋸死,把其大腿拿來當作琵琶彈,而是讓人直接拉出去殺掉,然后再告訴大家,婦女干預軍國大事,是亡國的象征,所以為了警示后人,我把薛嬪姐妹給殺了。同時,高洋在殺高岳,也給他先按個意圖謀反的罪名后再殺他。

    如果高洋這樣做,那后世人再說起高洋時,恐怕就不會認為他瘋狂和不可理喻了吧!問題是,如果高洋這樣做,別人很容易摸清楚他的套路,所以他偏偏就不按正常的套路出牌,因為他就希望人們都認為他是一個瘋狂和不可理喻的人。

    還有一件事也可以證明這一點,據《資治通鑒》記載,高洋曾騎著馬奔馳,手里拿著槊矛三次指向斛律金的胸膛,斛律金站立不動,高洋便賞賜給他一千段帛。

    表面上看,高洋的這個行為完全像個瘋子、不可理喻,但其實呢,高洋是用這種方式來試探斛律金對他的忠誠。試想,如果斛律金在這段時間曾密謀過危害高洋的事情,那當他看到高洋這樣對自己時,肯定會第一時間思考,我這些天密謀的事,是不是走漏了什么消息?如果是這樣,斛律金恐怕很難做到神色坦然。

    所以,當斛律金以這種坦然的態度面對時,高洋自然就相信,斛律金肯定沒有干過對不起自己的事。當然,因為斛律金是帝國最重要的軍政大佬,高洋這樣對待他,實際上是非常不禮貌的,所以高洋馬上賞賜他一大筆錢作為補償。

    試想,如果高洋通過正常手段來調查斛律金有沒有干對不起自己的事情,比如皇帝們最常用的,派人把斛律金關進大牢里面調查,大家自然不會覺得高洋的行為有什么不可理喻。問題是,他以這種夸張的行為來試探斛律金,大家自然會覺得他像個瘋子。

    其實,恰恰正是因為高洋的這種瘋狂行為,大家才很難去摸清楚他做事的規律,這樣無形中就會讓大家有一種天威難測的感覺,在這種背景下,大家就只能盡全力去忠于高洋,雖然這樣做有時也會遭遇不幸,但除此之外,卻找不出更好的方法。

    高洋權謀背后的苦衷:

    相信很多人會很好奇,為什么高洋要在統治后期,要特意運用這樣一種權謀呢?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高洋的皇位,受到太多人的威脅,所以他只能把瘋狂的一面發揮到極致。正如有句話所說:有時候瘋狂本身,就是保護自己的一種方式。

    第一,高洋侄子和親弟弟們的威脅。

    本來,高氏家族的第二代接班人應當是高澄(高洋的大哥),但因為高澄突然遇刺身亡,他的兒子們又還小,最年長的兒子高孝瑜也不過13歲,其它幾個兒子,年齡就更小。至于他親弟弟們,只有二弟高洋已經成年,在這種背景下,高洋才抓住機會為高氏家族的接班人,隨后又在此基礎上登上了皇位。

    問題是,雖然高洋因為年齡優勢搶占了先機,但高澄的兒子們,卻依然繼承了不少他們父親的政治遺產,還有高洋的幾個親弟弟,也在帝國占據著強大的軍政資源。所以等到五年后,這些人都先后長大成人,他們就開始有意無意對高洋的皇位構成了威脅。

    這些人的實力有多強,我可以給大家列舉幾個:高澄幾個兒子中,后世名氣最大的是蘭陵王高長恭,他是高澄的四兒子;另外高澄的五兒子高延宗,也是北齊非常厲害的名將,他曾在周武帝滅齊的戰爭中,差點率軍把周武帝活捉,后來高延宗還再部下的擁護下造反稱帝。

    當然,這兩個兒子還不是最厲害的,在高澄的兒子中,真正厲害的是他的嫡長子高孝琬。因為從法禮上來說,他才是高氏家族最有身份的人,因為高澄是高歡的嫡長子,而他又是高澄的嫡長子。換而言之,他是高氏家族的嫡長孫,正兒八經的繼承人。

    不僅如此,高洋的兩個親弟弟高演(高洋的四弟)、高湛(高洋的九弟),也都擁有著非常強大的實力。最簡單而言,高洋之后的兩個北齊皇帝,就是他們兩位,而且后來高洋的長子高殷,就是被高演殺掉的,高洋的次子則是被高湛殺掉的。

    從某種意義上說,高歡后來的瘋狂,大約就是這種背景下的產物。因為面對幾個強勢的弟弟、侄子的成長,高洋開始進退失據。對于高洋來說,如果再按照正常的牌理出牌,他已看不到任何出路。所以他只能玩邪招,用這種看似瘋狂的權謀來鞏固自己的皇權。

    第二,高洋母親婁太后的威脅。

    對于高洋來說,他無法按照正常套路來削弱自己親弟弟和侄子的權力,絕不是因為他不想,而是因為他無法做到。因為高氏家族中,有一個非常可怕的對手,始終威脅著高洋,她就是高洋的生母婁太后。

    婁太后在北齊的地位,是非常顯赫的。因為,最初高歡就是依靠婁氏起家的;等到高歡死后,帝國的實際權力一直就掌握在婁太后手中。因為,高澄、高洋、高演、高湛都是婁太后的親生兒子。大家知道,高澄是東魏的執政官,高洋、高演、高湛則是北齊的前三位皇帝。

    事實上,在高澄被刺殺后,婁太后原本是有機會成為呂后一樣的人物。但是,他的二兒子高洋突然跳了出來,而且表現得又太過精明強悍,所以婁太后只能退居于幕后。試想,在高澄被刺殺后,如果沒有高洋這匹橫空出世的黑馬,高氏家族恐怕就得由婁太后領銜主導。

    當然,婁太后雖然退居幕后,但她在北齊依然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而且正是因為她的庇護,高洋才無法趁著他的親弟弟、侄子年幼之機,把他們全都清理出局。因為,高洋如果對他們下手,他的親弟弟、侄子隨時可以向婁太后尋求幫助,這樣他們很容易溶為一個強大的整體。

    要知道,高洋的親弟弟和侄子雖然年幼,但他們都擁有龐大的軍政資源,加上有婁太后這個政治經驗豐富的鐵腕女人監護,他們隨時可能發揮出巨大的威力。在這種背景下,高洋自然沒有機會打擊他們。而等到他的親弟弟、侄子都長大成人后,高洋就更沒有機會打擊他們。

    第三,高洋的太子太文弱。

    高洋對自己母親、親弟弟,都充滿了深深的恐懼,因為這股強大的力量存在,自己雖然當了皇帝,但是這個皇位一直都充滿著危機。更可怕的是,高洋的太子又實在太文弱。

    據《資治通鑒》記載:“太子高殷,自幼溫爾雅,通達事理,禮尊文士,喜好學問,留心時政,有很好的聲譽。”

    從冠冕堂皇的角度看,高洋的太子,自然是一個非常合格的皇位繼承人,因為他具備仁君的一切品質。問題是,在當時的背景下,像高殷這樣的人,坐到皇位上,等待他的,恐怕只會是任人宰割的命運。

    據記載,高洋為了鍛煉太子高殷的膽量,曾特意讓他親自殺一個囚犯,但高殷卻不敢殺,最后在高洋的逼迫下,他只好戰戰兢兢地拿著刀連砍兩三次,接過卻沒有砍死囚犯。看到太子這樣軟弱,高洋恨得直拿鞭子抽他。而太子對此,更是又驚又嚇,于是病了很久。

    看到自己的太子這樣子,高洋內心恐怕只能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因為,在眾多實力派虎視眈眈的背景下,一個人如果連親手殺人的勇氣都沒有,還靠什么坐穩皇位呢?

    從某種意義上說,在高洋的統治后期,他就已經很清楚,只要自己一死,他的孤兒寡母,必將遭到自己母親、親弟弟們的打擊。問題是,高洋想打擊自己的母親和親弟弟,卻又缺乏足夠的力量。在這種背景下,高洋只能以一種非常瘋狂、不可理喻的表現,來鞏固自己的權力,來給自己兒子擴張出足夠的權力空間。

    一方面,高洋假裝瘋狂,可以讓自己擁有比較多的回旋余地。比如,他在適當打擊自己母親和親弟弟的過程中,一旦雙方的矛盾激化,他就可以用自己的瘋狂當借口。總而言之,這不是我的本意,只是當時我太瘋狂,大家也知道我就是這種人,所以我不是針對你的。而如果矛盾沒有激化,他就可以繼續用這種裝瘋賣傻的方式打擊對方。

    另一方面,高洋以一個瘋狂的形象示人,他的母親與弟弟們,誰也會盡量避免與他正面對抗的。因為,這種好像瘋子一樣的人,隨時可能干出不可理喻、不計代價的事。你沒事去惹他,是絕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但是,高洋的這些努力最后還是以失敗告終,他到死都沒能構建起一個穩定的權力格局,所以他臨死前就對自己弟弟說,你想當皇帝,就當吧,只希望你不要殺我兒子。但是很不幸,高洋的兒子最后既丟了皇位,也丟了性命。

    參考資歷:《北齊書》、《資治通鑒》。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fun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