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文史 / 待分類 / 舌尖上的一小步,是人類文明的一大步:揭...

0 0

   

舌尖上的一小步,是人類文明的一大步:揭秘一日三餐制的由來

原創
2020-03-05  浩然文史

 “王者以民人為天,而民人以食為天。”

這是《史記·酈生陸賈列傳》中的一句話。百姓是否有足夠的食物生活下去對于社會穩定有重大影響。食物是古今飲食制度的物質基礎,其中飲食制度的重要表現形式就是餐制。我們現在習以為常的三餐制,其實并不是自古以來的餐制傳統。三餐制是在古人長期奉行的兩餐制的基礎上發展而來的時尚。今天文史君就帶大家一同來了解餐制的形成,以及餐制從“兩餐制”發展成“三餐制”的這段歷史過程。

一、進入農耕社會:餐制的形成

人類的飲食制度隨著社會生產力的發展而愈加完善,也隨著人們生產活動、食物豐富度、烹飪方法等相關因素而發展變化。餐制是飲食制度的重要表現形式,通俗來說,餐制就是每天我們吃飯的次數。

在遙遠的原始社會,人類主要從大自然中采摘各種各樣的果子果腹,慢慢地,人類開始獵殺動物,此時獵捕成為了我們獲取食物的主要方式。《白虎通·道德論》中說:“饑則求食,飽則棄余,茹毛飲血,而衣皮革。”這說明這段時期自然界中生長的野果、野菜、魚、野獸等是人類主要的食物來源。

李子柒:摘野果

人類曾經還經歷過一段生食時代,即大部分時間內人類吃的東西都屬于生冷食物,也是我們一般所說的“茹毛飲血”。在大多數情況下,人類只要找到食物就拿來直接食用,部分情況下甚至找不到食物充饑。

此時食物種類比較匱乏,食物來源也具有較大的不穩定性,有時充足,有時短缺,所謂的餐制還沒有形成,自然也沒有形成固定的進食時間。這種情況下,餐制基本上是是毫無規律可言的。

而當人類開啟農耕社會之時,種植谷物成為了人們獲取食物的主要方式。因為谷物的種植時間比較確定,因此,逐漸產生了與此相符合的日常作息,而餐制也開始出現并逐步發展。

現代人體驗刀耕火種的生活方式

二、先秦:兩餐制產生

古代勞動人民的生活通常遵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作息規律。先秦時期,古人一般遵循“一日兩餐”的飲食習慣,即“兩餐制”,也是以此適應下地種田的時間需要。

在甲骨文的有關記載中,有“大食”“小食”的相關記錄。在董作賓所著《殷歷譜》中提到,商代的記時法,稱上午7—9時為“大食”,下午15—17時為“小食”,兩餐就食的時間已形成慣例,故被納為時辰專名。

《大秦帝國之崛起》劇照

“大食”也被稱為“食日”,它與“小食”的主要區別在于人們這餐飯吃下的食物分量不同,“大食”吃的更多,“小食”則吃的少。

但是,即便這段時期社會普遍采用“兩餐制”,但在中上層的富裕階層中,還是有一定數量的家庭采用一日三餐的制度。

《羋月傳》劇照

三、漢代初年:兩餐制與三餐制并行,三

餐制繼續發展

王學泰在《華夏飲食文化》中說:“周秦、兩漢時的普通人民一般只吃兩頓飯,早餐曰饔,時間當為上午10至11時(指今時),晚餐曰飧,時間在下午3至5時。”

自漢代開始,社會經濟繼續發展,百姓生活水平也逐漸提高,于是三餐制也慢慢地在社會上流傳開來。這一時期,兩餐制與三餐制并行,后續三餐制逐漸得到百姓的普遍認同并漸漸向外推廣。

《楚漢傳奇》劇照

漢代開始,已經初步養成了一日三餐的飲食習慣,這時三餐也有了較為固定的專有名稱。我們現在把三餐分別叫作早餐、午餐和晚餐,但當時卻不是稱為“三餐”,而是被稱作“三食”。

第一頓飯是“朝食”,就是早餐,時間是在天色微明的時候;第二頓飯是晝食,就是午餐,時間一般在中午時刻;第三頓飯是飧食,就是晚餐,時間大致相當于下午15—17點之間。

當然,整個社會上餐制并不是整齊劃一的,比如皇帝的飲食就跟一般人家不同,一般采用一日四餐,而部分貧苦人家則繼續實行兩餐制。

四、兩宋時期:三餐制的普及

兩宋時期,三餐制已經基本定型成為固定餐制,得到了百姓的普遍認同。但是如前文所說,兩餐制依舊在一些窮苦人家中實行。

一日三餐,宋人早餐一般吃類似粥、羹等易于消化的流食,午餐則常吃如餅、飯等類的主食,晚餐則根據不同階層的身份地位等有所區別。一般來說,午餐是三餐中最為重要的一餐,如宋代中上層貴族等沒有親自下地種田勞作的重擔,晚上一般多參加宴會,所以他們的晚餐分量、種類等大都跟午餐類似。而下層百姓則由于之前提到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作息規律,所以入睡比較早,晚餐的食物跟早餐類似,相對相比交單。

兩宋時期吃飯場合

文史君說

人類的餐制從原始社會時期的沒有規律可言,至進入農耕文明發展出較為規律的兩餐制,漢代三餐制開始流行并得到民眾認可,至兩宋時期三餐制最后成為固定的餐制流傳至今。在漫長的歷史發展過程中,無論人們采用的是“一日兩餐”制還是“一日三餐”制,其實都是根據當時一定的社會歷史條件而定的。

餐制,是我們感知先民物質生產和世俗生活跳動發展的脈搏,它的變化演進,不僅是人類在當時社會、科技、人文等有限因素的制約下作出的被動反應,同時還閃耀著先民“天人合一”的哲學之光。

參考文獻

姚偉鈞:《漢唐飲食制度考論》,《中國文化研究》1999年春之卷。

謝芳琳:《談談古人的飯食》,《文史雜志》2015年第2期。

葛芳:《試論中國古代飲食方式之發展和演變》,《山東工藝美術學院學報》2006年第1期。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fun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