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頻應用 / 待分類 / 古風填詞理論略談

0 0

   

古風填詞理論略談

原創
2020-03-03  音頻應用

    古風填詞理論略談
      
      文/碧落溪
      
      按:
      純理論一篇。筆者是小透明,這只是一家之言,諸多紕漏之處還望各位海涵。
      吐槽隨意,但筆者不喝人參煲公雞。
      平仄什么的歌詞里不怎么講究,所以不用問筆者,反正筆者自己也不懂……= =
      ————————————————————
      Q&A:
      Q:何謂古風填詞?
      A:這里提到的古風填詞指根據現有的曲子來填入以古詩詞意象、句法為基礎的歌詞的非商業創作活動。
      Q:“中國風”和“古風”的區別?
      A:筆者以為,“中國風”是以現代句法穿插古代意象的表達方式,而“古風”除了意象,文法上也更趨近于古文。且“中國風”大多指唱片公司發行的專輯中比較古典的歌曲,而“古風”更多時候是指網絡自由詞人們的創作。
      Q:進行古風填詞的條件?
      A:無所謂條件不條件,沒有曲子一樣可以創作古風詞。具體筆者會在正篇里細說。
      Q:古風填詞的措辭是越華麗越好嗎?
      A:自然不是,華麗和樸實只能算是兩種不同的風格,并不能構成兩個程度不同的等級,有的時候在古風填詞里甚至可以加入現代的修辭格(代表人物:Vagary、擇荇等),這一點在古代詞人里也能看得出來,比如周邦彥的婉約詞極其纖巧華美,用語也甚少俚俗直白,但他只能算是好詞人而不能算偉大的詞人。相比之下,柳永俚俗而清麗的詞卻傳唱度極廣,影響了一代人。
      Q:我現在的詞很不好,怎么能快速提高?
      A:胖子不是一天吃出來的,大俠請做好長期努力的準備。
      Q:這篇理論能讓我很快就成為好的詞作嗎?
      A:這里不是魔法學院,同學請回吧。
      ————————————————————
      “古風填詞”里的“填詞”多數是指根據曲子來填歌詞,故而平仄在一般情況下不作要求,格律也不如詞牌要求得那么嚴格。總的來說,一篇古風詞需要注意的地方大致有:主題、韻腳、煉字、音韻等等。
      主題,顧名思義,即想要表達的內容,詞的地基所在。一篇好的古風詞必須是主題明晰的,如果看一篇詞看了半天都不知道在寫什么,那這篇詞基本上是悲劇之作。目前古風填詞的誤區很大一部分在于主題,古風填詞就是堆意象?——沒那么簡單,要不古人一個個都成了大師了。
      很多人以為既然只是歌詞,韻腳要求就可以降低了,甚至可以完全不顧。其實不然。韻腳是古詩詞的特色之一,而韻腳也構成了整體上的美感。盡管華麗的修辭可以被“樸實”二字打敗,韻腳則是無法替代的部分——房屋的梁椽可以簡簡單單,也可以繁復交錯,但絕對離不開“穩固”二字,韻腳在古風詞里就充當著“穩固”二字的角色。
      什么能讓一篇詞在瞬間大放異彩?——傳神的字句。煉字是詞作們必須修煉的內容,就連才高八斗的古人都樂此不疲。曾看過一小段關于秦少游《滿庭芳(山抹微云)》一詞的評注,作者是誰筆者也記不清了,總之就是把“(原句)山抹微云,天連衰草”和“山抹微云,天粘衰草”孰優孰劣的問題好好辯證了一番。在先達面前,筆者自認為沒有什么說話的份兒,但舉這個例子的目的就是想說明,古人對于“煉字”尚且如此,何況相比于古人略顯淺薄浮躁的今人。
      音韻——看上來似乎和韻腳沒什么區別,聽起來似乎還有與韻腳重復之嫌。但既然是填古風歌曲的詞,就得顧及到流暢性,畢竟沒有歌手想在唱歌的時候咬到自己的舌頭。說通俗一點,詞必須順口——詞作同好們,你們總不希望自己的partner在唱自己的詞的時候因為咬到舌頭而吃不了飯吧?
      
      【主題】
      古風填詞的主題可以來自小說、游戲(這方面的例子一大把,筆者自己就為喜歡的小說填過不少),也可以與古人的詠物詞一樣來自于某一事物(如EDIQ《扇與詞的光影》、筆者的《十二花令》等) ,可以從古代詩詞中選取,如江山紅顏、征人思婦、游子羈旅,也可以來源于生活——藝術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嘛。總之主題是到處都存在的,就看能不能很好地發現并且提煉出來了。
      當然,主題的確立不僅僅是向身旁偷看兩眼那么簡單,要把主題提煉得很好,還需要一定的閱歷以及一定的文學素養,要知道從古人寫過的主題出發并有所突破對于今人來說是有相當難度的。否則,看到了楊柳岸曉風殘月就想著去折柳條,那不叫折柳送別的雅興,而叫破壞植物……
      根據筆者自己的經驗,根據小說、游戲填的古風詞較好把握,因為小說的基本框架在那里,主題也可以直接來自小說,剩下的只需把主題一步步表達出來。不過表達方面就參差不齊了,除了文字功底,表現手法也是關鍵的部分,筆者看過也寫過很多辭藻亂飄而表現手法一塌糊涂的悲劇詞,但這種主題比較好入手,初學者可以一試。
      說到詠物懷古一類的主題,古人就比現代人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了,他們那個年代連書都算是奢侈品,更別說看小說玩游戲了……但其實也不必灰心,古人有古人的高見,今人有今人的獨到之處。這類主題的填詞,筆者且稱之為“純古風”——啼鳥春花哪個朝代都有,游戲和小說卻幾乎只是現代人的專利。
      這類主題里,引經據典較為頻繁,沒有深厚的古文功底。很容易把詞填得空洞堆砌,也有人批評過筆者的《滄海桑田》(未放出)都是意象的堆疊,主題不甚明顯。相比于根據小說、游戲的填詞,純古風對文學方面的積累乃至思想方面的挖掘都是要高一些的,沒有長時間的練習與積累,這類詞很難填得特別出彩。推薦雨霽天青的純古風,首首精品。
      還有一種對應的詞數量較少的主題——寫意。讀過辛棄疾的詞的,應該都對他那句“以手推松曰去”印象深刻吧?至于李太白的許多古體詩,那更是直抒胸臆。古風圈里自然也是有的,Vagary是代表之一,Finale的詞諸如《靜靜地》也是很有代表性的作品。但由于這類主題的詞在表述方面要求的水平較高,筆者至今摸不到能拿出來談的所謂“門道”……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fun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