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著l70smp782j / 文件夾1 / 大唐孤客陳子昂,人生匆匆幾十載,莫提前...

0 0

   

大唐孤客陳子昂,人生匆匆幾十載,莫提前程莫問心

2020-03-02  等著l70sm...

大唐那么多的詩人,你讀過陳子昂嗎?

他不像杜甫那般的盡是悲苦,也沒有李白在朝堂上的高光時刻,至于王維的田園生活他也沒有直言期待過……

他雖然年少,但在唐詩薈萃的舞臺上也留下了自己的筆墨。與他有關的資料不太多,經常是短短的幾句,這或許也是古人記事的特色吧。其中的奧秘便留給我們這些現代人來挖掘了。

大唐孤客陳子昂,人生匆匆幾十載,莫提前程莫問心

幼兒聰穎,少而任俠,年十七八,尚不知書。

因擊劍傷人,后棄武從文,慨然立志,謝絕舊友,深鉆經史,不幾年便學涉百家,不讓乃父。

仕途不順,棄文從軍,后遭迫害,冤死獄中。

他人生中的幾大要事,上面這句話也就概括全了。從學渣到學霸,從武到文再到武,角色的轉換很快也很豐富。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經歷,當然離不開他在大唐武周王朝下所經歷的那些人和事。

在其短暫的一生中,雖有過盡興的時刻,但更多的時候是一個人的“孤獨”。而他這一生的感覺也完全凝結成了他的那兩句“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少不知事,一顆俠心

四川射洪市的陳家大院里,小陳子昂正與院池中的魚兒打趣。突然,管家來說,要帶他一起去市場上的檔口給最近遭受天災的老百姓主動施下粥米和錢糧。陳家家境殷實,地方上每遇災禍,他們都會主動提供幫助。這樣的事在陳家幾代的傳承下,早已成為了家族的必做之事。市場上,陳子昂看到檔口前,已排好了長隊,放眼看去足足有百米之長,每個人看起來都是虛弱無力的樣子。在管家的教授下,他將整理好的米袋,一一分發給受災人。這是他第一次與家庭之外的人接觸,第一次看到了大唐天下不同的一面。

大唐孤客陳子昂,人生匆匆幾十載,莫提前程莫問心

慷慨解囊的好事做多了,陳家在當地也留下了“豪俠”的美譽。自此,少年的時期的陳子昂對行俠之事始終充滿了好感。

經史子集不是他的菜,晚上他走進父親的書房,說想學武術,成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俠客。父親應允了,特意找來了武師,在家教他習武。一段時間后,什么刀槍劍戟他樣樣能來,可習武終歸給他沒帶來功名利祿。反倒是常常拔刀相助,真成了當地有名的俠客。

可以說十八歲之前,陳子昂是在一個“俠”字中度過的。一年,因為擊劍失手,他傷了別人,父母便以此為由讓他先前往私塾讀書。

聰明的人,只要用功,一切都能水到渠成。在學校他主動斷絕了與舊友之間的往來,一心讀書。沒出兩三年便將“百家學問”藏于心中,而且在詩文方面還頗有自己的特色。

人才有時候會走錯了,當他回到正軌的那一天,他依然會很優秀。

獨闖長安,自造風云

既然做了文人,就要有文人的樣子。

與其他文人一樣,陳子昂一個人背著包袱,來到長安游學。人生中第一次來到大城市,看著街上熱鬧的場景,他很激動覺得不枉此行。而自己也一定要在這座偉大的城中留下的自己的名號。因家里提前給他疏通的關系,到長安安頓一段時間后他便去了國子監學習。

大唐孤客陳子昂,人生匆匆幾十載,莫提前程莫問心

不過在悲劇的是他在連著兩次在科舉考試中落榜。他想了想長安城名人太多了,要想成功得先打出自己的名聲。一日,他在街上見有人以百萬之價格售賣胡琴,其中達官貴人都在圍觀。他見狀,直接購得此琴。并當場宣布,第二日在長安宣陽里請大家吃飯,第二日他手捧著琴于眾人之間說到:“我是蜀人陳子昂,精心作文數百卷,可惜京城無人賞識。像彈琴這種小事,不值得我來費心”。說完便將胡琴勢大力沉的扔在地上,隨后將詩文之稿分于眾人。

當時在場的京兆司功王適看完直說:“此人必為海內文宗矣”。陳子昂的名聲遍布長安,而他也如愿的在24歲高中進士。

這一事件,也被稱之為最為有名的營銷事件!

初入朝堂不久,高宗離世,武則天登上了皇位。

陳子昂借機會,發揮文采給武帝寫了《神鳳頌》、《諫靈駕入京書》,以表自己大力支持她的政權。

此后,陳子昂得到賞識,官至右拾遺。

一心為國,落寞登幽州

在朝廷,性子耿直的陳子昂,經常諫言。自然會得罪一些小人,這其中就包括武則天的侄子武攸宜。

公元696年,契丹叛軍攻陷營州,武攸宜作為大將軍奉命出征,陳子昂是軍中參謀,隨行。而這也是兩人矛盾的爆發點。

大唐孤客陳子昂,人生匆匆幾十載,莫提前程莫問心

戰場上生死攸關,武攸宜完全就是個垃圾,剛一出兵就吃了敗仗,軍心不穩。陳子昂見此,要求主動請纓,帶兵作戰重振士氣。

小心眼的武攸宜以為陳子昂想搶功勞,竟將其貶為了士兵。大軍節節敗退,陳子昂有心無力,根本沒辦法阻擋這一切的發生。

面對著無奈的現實,報國宏愿無法實現。黃昏里秋風四起他登上幽州薊北樓遠望,悲從心中來,用“山河舊,人有別”寫下了那首我們熟知的《登幽州臺歌》:

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站臺曾為招賢納士而修建的幽州臺,陳子昂想起自己曾經沒有被接納的諫言和眼下的戰爭,一股悲憤之情涌上心頭。往前不見古代招賢的圣君,向后不見后世求才的明君。只有蒼茫天地悠悠無限和一個人止不住滿懷悲傷的熱淚紛紛。

高臺周圍,一片荒涼,陳子昂一個人吹著冷風。茫茫宇宙中,竟沒有一個人能懂得他的良苦用心,原來作為一個文人想要在朝堂上有一番建樹真得很難。

沒人懂,一個滿懷熱血報效國家的人,如今只剩下了孤獨。

三十八歲,陳子昂終究還是做了決定,辭官回鄉。在為父親服喪期間,權臣武三思指使射洪縣令故意羅織罪名,對陳子昂加以迫害,其最終冤死獄中。

人生匆匆,只四十一載。子昂心懷報國之志,怎奈朝堂無他之位。他就像一只孤獨的大雁從大唐的天空飛過。

越是熱鬧的京城,越顯他的孤涼!悲哉!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fun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