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瓦那1 / 防己黃芪湯 / 防己黃耆湯(胡希恕)

0 0

   

防己黃耆湯(胡希恕)

2020-02-14  哈瓦那1
?       風濕,脈浮,身重,汗出惡風者,防己黃耆湯主之。

       防己一兩 , 
       生姜,
       甘草半兩(),白術七錢半,黃芪一兩一分(去蘆),大棗,

       風濕,脈浮還在表嘛,可他這有個特殊地方,身重,他偏于濕,如果我們這個肌肉這個組織里頭是濕多,他就感覺沉,所以凡是身重大概都是濕多,偏于濕多。同時呢這表也虛,汗出惡風,所以用防己黃耆湯,這個你用這個麻黃湯不行,是吧,無論是麻黃加朮,或者麻黃杏仁薏苡甘草湯全不行,那些都得是無汗的。那么這個呢,桂枝湯行不行?也不行,主要的它是表虛。!
       這個黃耆的應用啊我們來把它談一談,這個黃耆呀,我們一般說是補氣,這都是錯的,你們看看這個《本經》就知道了,《本經》說主大風、惡瘡!什么叫做大風?它就是人怕風的厲害這古人認為怕風就是風邪,實際不是,他就是表太虛了這個氣虛呀,咱們把它通變一下呀就是表虛,那么什么叫表虛?就是正氣不充于表,也就是說是皮膚這個地方太虛啦按照現在的這個生理的話說呢就是皮膚營養不好、營養不良而根據古人這種最正確的觀點呢,你哪地方虛哪病啊來那,所以病之所湊,其氣必虛嘛,因為皮膚虛,濕也好,咱們說很頑固的黃也好,再就是惡瘡,他不會好的,他營養不好,他這個氣呀不足于表,不足以把邪驅逐出去,所以這個時候要用黃耆,黃耆補氣是指這個說的,所以咱們這十全大補那不是開玩笑,表氣不虛不能用 !。
       我見過一個人,也是個老醫生,他自己得肺癌就是大量用黃耆,我說你找死呀,這個肺萬萬不能用黃耆!,你們一想就知道了,我們剛剛講出汗,這個麻黃為什么治喘呢?他就是排泄這個廢物啊,我剛剛說有兩個,一個由汗,一個由小便,還有一個就是由呼吸,就是肺你這個皮表閉塞嘛,應該從皮表排出的東西呀都加到肺上了,所以就喘,因為毒素的刺激,這個肺臟就受不了了,那你要解表,還讓它走這個道,咳喘就減輕了,麻黃治喘是這么一個道理。
       那么肺結核呢,他這個病把皮表堵塞了,把這個沉重的負擔都加到肺上了,你越實表越壞,所以用黃耆來補氣這個毛病是大的很啊,尤其這肺結核在末期的上氣不接下氣,認為他氣虛了,人參、黃耆往上開吧,這人死的非快不可,那是毫無問題的,所以它不能治那個病。
       那么這一段是說明這個問題,認為這個皮膚虛呀,汗也收攝不了了,四面汗出,而且惡風啊,特別敏感啊,這個我們在臨床上啊也曾經遇到過,我是遇到過,這人怕風怕的厲害呀,你這屋子本來沒風的,假若真正有這么一個表虛的人吶,他汗先流了,你拿個扇子搧他都受不了。所以這里特別擱一個汗出惡風者,這純粹是表虛,而濕啊特別的去不了,濕積累得多,身上特別重,那么這個治療呢與上邊就不一樣了,要擱大量去濕去水的藥,同時啊還要擱治皮膚虛的藥,要把它恢復過來,不恢復的那濕還要來呢,所以他用這防己黃耆湯。
       這個防己黃耆湯啊,是防己、朮,這兩個去濕利尿啊,力量都很大了,同時呢,和黃耆、甘草,也有生姜大棗,這個他就擱到這個里面,做引子用,這個方子這個,大概也經過后世給以改變的,咱們開其實就是把這個生姜大棗開里就完了,他這個煎法呢,挺特別的,他說把上邊這個藥啊啊都把它挫了,像麻豆那么大,每抄五錢匕,一回呀,用五錢匕,就把這個四味藥的這個豆大的這么一個,挫這么大,一回用五錢匕,五錢匕就是不到一兩啊,是半兩,這個匕就是古人取藥的這么一個器皿,這個器皿有一定的量,有一錢匕、有五錢匕的,十錢是一兩啊,這也就是半兩啊,另外呢加生姜四片,大棗一枚,水盞半,煎八分,水呀,一杯半,煎剩杯的八分,去滓溫服,良久再服。喘者加麻黃這里頭要不了的,這都不好,要不得的,這個加味都后人搞的,這個方子都經過后人手啦,在仲景那沒有加生姜四片、大棗一枚的,沒有這個的,這個經過后人手啦這個瞎改的這個,咱們要用呢,要用防己用量也較小的用一兩,白朮七錢半,那我們用啊防己、白朮都可以擱10克,這個黃耆呢多擱點也行,可以擱12克,甘草可以少擱一點,因為這個去濕啊,甘草這個東西它不利小便,所以小便要是少,它就不能多用,擱3克或者擱6克都可以,大棗起碼擱3個,這個姜呢也可以擱4克。
       它這個都是經過后人這么搞的,這個加味呢更要不得了,胃中不和加芍藥,張仲景治胃不和沒有加芍藥的,你們看哪一個里頭有,所以這個我向來不加,這個加味,都信不得的,而且這個方子根本沒有麻黃證,他真是像他那個書上那么喘,那怎么……呢,以麻黃為主要的配伍的方劑,那絕不是這個基礎的。那個風濕關節疼有喘的,那么頭一個就是,第二一個也是,那是麻黃配劑,他絕不在這個基礎上來加這個,這是瞎扯,表又虛又實,哪有那這個事啊,根本就沒理,這個麻黃是表實,無汗他用麻黃他既出汗你用哪味麻黃他即出汗也不會影響到肺,那影響了也不是表證,所以這個加味呀,他這個書和傷寒論,這個加味的的法子,這我一概不加,不講這個東西。那么這個方子就按我剛才說的咱們做湯劑用啊挺好,這個我用過。身重他濕重,濕重就想他多去濕,這個濕重,同時呢惡風特別敏感,汗出得表虛得厲害非擱黃耆不可,不擱濕去不了。
       這一段講的挺好,他說這三個方子啊,雖然都是一個風濕在表,各個不一樣麻黃加朮,以麻黃甘草湯為主劑加杏仁、薏仁米,那么與底下這個黃耆劑,這個我們在這個臨床上啊,治這個風濕關節在起初的時候常用,所以他舉這么三個例子,概括一切嗎?當然不概括,這樣的方子有別的,那么也有桂枝湯加黃耆桂枝湯證表特別虛,他有關節疼痛,那也可以桂枝湯加黃耆,我也用過這個,所以這臨床上啊,我們還是要根據這個具體分析,具體用藥,么這個方劑呀,就是在傷寒論這個方劑,大家有時間還要好好看一看。這個方劑就是表虛,身特別重,惡風特別敏感而汗出者,用這個方子。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fun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