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人和w / 閑聊茶館 / 四大名著,中國人的四種修行

0 0

   

四大名著,中國人的四種修行

2019-08-09  天地人和w

    來源:儒風大家(ID: rufengdajia)

    四大名著的內涵,是博大而豐盛的,不同的人可以從中讀出不同的體悟。

    但無論如何,它們寫的是人,進一步是人生,更進一步便是中國人的人生。

    人生是需要去完成的。那么我們便可以說,四大名著正是中國人的四種修行。

    紅樓的主題是情,三國的主題是爭,水滸的主題是義,西游的主題是悟。

    要抵達或者超越它們,就構成了這種修行中,所要突破和跨越的四道關卡。

    過不去,就是平庸;過得去,便是超然。

    01

    • 讀紅樓,過情關,問世間情為何物。

    《紅樓夢》一書的一開始,曹公便借空空道人之口,說出了此書的主旨:大旨談情。

    情之一字,最是迷亂人,有人讀罷全書也未必曉得,有人過完一生也未必明白。

    人之為人,本是有情。情,有時是最美好的事,有時也是最磨人的事。男女之間如此,人與人之間莫不如此。

    因為情字的內涵太過豐蘊,它是愛情親情友情,也是縱情癡情,還是人情世情。

    而這些,正是紅樓一夢中的情天恨海。

    紅樓一書最為動人的,毫無疑問是愛情。這是一個最為永恒卻又平常的主題,曹公卻寫出了無盡的意味。

    寶黛的愛情無疑是最為撥人心弦的,其中有美好,也有煩惱;有希望,也有失望;有生死不離的心,卻避不開生離死別的命。

    千般滋味,萬種糾結,恰如人生。一別之后,繁華落盡,了無痕跡,又恰如一夢。

    況且還有寶黛有緣無份之外,寶釵與寶玉的有份無緣,寶玉與妙玉、襲人等女子的無緣無份,以及紅樓一夢中其他人的愛恨糾葛。

    多少酸甜苦辣,如秋水般流之不盡。紅樓是一場夢,我們每個人的人生,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由情入手,以情為重,曹公寫盡了大家族的榮辱興衰,最后終歸是“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個白茫茫大地真干凈”。

    回頭看怎會不是“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曹公經歷了這一切,領悟到最深處,那么我們呢?

    因為是一夢,所以須看破、放下,這或者才是紅樓的真正主題。

    但這對于我們普通人,或許太高了。但至少,我們還可以學著像紅樓這場大夢中的情種們,學著深情一些,如今這個時代人心恰恰不夠暖,情意恰恰不夠濃。

    這樣,至少人生還能多一些美好和回味,少一些平庸與乏味。

    這就像竹林七賢中的王戎所說的:太上忘情,太下不及情;情之所鐘,正在我輩。

    02

    • 讀三國,過爭關,人到底爭個什么。

    林俊杰的歌曲《曹操》的歌詞說:

    不是英雄,不讀三國;若是英雄,怎么能不懂寂寞。

    用陰謀陽謀,明說暗奪的摸。

    東漢末年分三國,烽火連天不休。

    兒女情長被亂世左右,誰來煮酒。

    爾虞我詐是三國,說不清對與錯。

    紛紛擾擾千百年以后,一切又從頭。

    寫的真是好。寫得更好也更為人知的,是明代大學問家楊慎的那首《臨江仙》詞: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這首詞被用于老版《三國演義》電視劇的主題曲,最是恰當。

    這一首歌一闕詞,說出了太多。告訴我們三國是一部英雄之書,它的關鍵詞,是陰謀陽謀、爾虞我詐、亂世、寂寞......歸結為一個字,就是“爭”。

    而多少英雄豪情、橫刀立馬,在當世卻總是寂寞,在后世卻只是轉頭成空,最終不過落得一場談資。那么我們便不禁要問,人,到底爭個什么?

    曹操一世梟雄,一世功業在身后也終被老謀深算、隱忍等待的司馬懿家族竊取。

    劉備從草莽之中崛起,爭得三足鼎立中一方諸侯,最終也不得不在白帝城托孤中,抱著巨大的遺憾悲愴離世。

    諸葛孔明神機妙算、運籌帷幄,一力孤擎蜀漢,七次北上伐魏,終究也不過一場秋風五丈原的凄涼。

    關羽張飛豪氣干云、義薄云天,最終也都落得兵敗身死、身首兩處的下場……

    是啊,人到底爭個什么?

    如果人人覺悟,天下也就沒有爭這回事了;如果人人不爭,也就天下太平了。

    這可能就是三國最深邃的命題。

    只可惜,每個人不爭一爭,不看夠了、歷遍了世間爭斗及背后的成亡禍福,是不會覺悟的。

    人生就是這樣,很多道理早就知道,但卻非要在經歷后才能明白。

    既然如此,三國的故事對我們也不是沒用,這用也不是看一場你爭我奪的熱鬧,人們還可以從中學到些權謀之術,激蕩起一腔豪情。

    這樣你就能更好地去爭,然后便能更早地覺悟。

    如今人們都愛爭,那就由著他們爭去吧。說到最后,也只能是如此。

    03

    • 讀水滸,過利關,我們的仗義去哪了。

    水滸中有一個東西,是永遠不會褪色的,那也是最重要的一處,便是仗義。

    有些人不屑地以為,水滸108人只是殺人放火的流氓無賴,卻不去看有一件事才是真正可惜、可悲,便是仗義這東西,已經越來越稀缺了。

    品德沒了是可以培養的,品格沒了,就只能是一種退化。

    什么是仗義?

    仗義就是魯智深看不得萍水相逢的父女被人欺負,怒而拳打鎮關西;看到朋友林沖被冤枉落難,便義無反顧地大鬧野豬林。

    仗義就是武松在朋友被欺凌后,快活林里醉打蔣門神;即使早有退隱之心,也要為了兄弟情義而堅持到征方臘的最后,哪怕因此斷掉一臂。

    仗義就是黑旋風李逵為救宋江,只身江州劫法場;以為是宋江搶了酒家的女兒,即使那是大哥也要大鬧梁山忠義堂......

    他們看不得不平,腸子直得厲害,熱得燙人。

    他們做得到如此,是因為他們的心因為純粹而坦蕩,因為坦蕩而磊落,因為磊落而光明,因為光明而嫉惡如仇,于是才有了發之于外的那一場場“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所有這些,背后其實只是兩個字:情義;而反面也同樣是兩個字:利益。

    當下社會與水滸梁山、我們與梁山好漢們的距離,也許正是“情義”和“利益”之間的距離。

    利益二字,底下還藏著兩個字——自私,上面還頂著兩個字——現實,合起來又是兩個字——冷漠。

    而這些,或許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病。說白了,缺了人情味兒。

    是的,人們稱梁山之人叫好漢,電視劇水滸的主題曲也叫《好漢歌》。這種人不該絕種,這首歌也不該成為絕唱。

    佛家有言:《楞嚴》不滅,佛法不滅。

    我們也只能期待,只要水滸還在,仗義的種子就可以一代代播種、生根、發芽。

    04

    • 讀西游,過欲關,覺悟還是執迷不悟

    清代張潮的《幽夢影》里說:《西游記》是一部“悟書”。

    是的,這本是一個佛家的故事,出自一個取經的典故。它的主角,名字就叫“悟空”。

    這一悟,就過去了九九八十一難。這只猴子,譜寫的卻是人之生。

    西游里是一條取經之路,我們的人生,則是一場覺悟之旅。

    很少人會去想,人生從何處開始,又要到哪里去?西游卻已經說了。

    孫悟空是斜月三星洞菩提祖師的弟子,而“斜月三星洞”五個字合起來,恰是一個“心”字。心,正是人生開始的地方。

    佛家講人有“五毒”心:貪、嗔、癡、慢、疑。

    取經的師徒五人,恰如人的這五種心魔。

    總是誤會孫悟空的唐三藏,自然就是“疑”;驕傲不羈的孫猴子,當然就是傲慢的“慢”;

    好吃懶做、貪戀女色的豬八戒,毫無疑問就是“貪”;

    曾在流沙河吃人、脖子上掛骷髏項鏈的沙和尚,難保心底沒有一份“嗔”;

    默默無聞、執著向前的白龍馬,多么像是“癡”。

    而破除與圓滿之路,就在八十一難的歷練里,人生正是如此。

    西游中的人生滋味,又何止這些。

    孫悟空一個筋斗十萬八千里,卻逃不出如來的手掌心,這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現實,也是人生中那些逃不開的宿命。

    七十二變是一種本事,而人活世間也不得不有各種的身份和面孔。

    老君煉丹爐里燒了七七四十九天燒出了火眼金睛,人的世事洞明,也從來離不開時間里的鍛造錘煉。

    真假美猴王最耐人尋味——人最難戰勝的就是自己,最該用心的也是自己……

    懂了這些,心中的不甘就可以少一些,心底的清明就可以多一些。

    孫猴子腦袋上有一只金箍,那是他虛妄之心的隱喻,正是因為不能自我收斂,才惹得這外來的約束。

    我們每個人其實也都有,同樣是心中的執念和涌動的欲望。

    正是這些勞什子困住了我們,只有除去了才能得自在。

    欲望因執念而生,執念因欲望而固。有人看到了,所以求覺醒;有人看不到,于是執迷不悟。

    當今時代,前者太少,后者太多。

    而到靈山的距離,恰好是十萬八千里,本是孫悟空一個筋斗就能到的,正如迷與悟,就在一念之間。

    四種修行,道盡人生。

    四大名著,是中國人的四種修行,也是人生之修行的一個完整路徑。

    它告訴我們,過得去情天恨海,參得透世間爭斗,斬得斷利欲熏心,越得過欲望執念,才抵達得了人生光明通達、自在寧靜的終處。

    這個地方,佛家稱之為彼岸。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fun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