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上了我自己 / 待分類 / 蘇聯官方文學充斥了大量奴化和高度機器化...

0 0

   

蘇聯官方文學充斥了大量奴化和高度機器化的文學工人,覆滅了俄羅斯文學

2015-09-20  我愛上了...

蘇聯作家協會的成立

1928年,蘇聯批準成立作家協會,斯大林將位于莫斯科市中心,赫爾岑大街53號的一座帝俄貴族豪宅送給蘇聯作家,讓他們用來成立蘇聯作家協會。蘇聯詩人馬雅可夫斯基得知斯大林的決定后,欣喜若狂,激動地寫下這樣的詩句:“我不知,當歌,當舞,笑靨在雙唇凝固,作家們終于有了自己的俱樂部。”舔菊之狀躍然紙上。艾特瑪托夫說馬雅可夫斯基一生只有一句話說對了:“當社會將你逼得走投無路,不要忘了,你身后還有一條路,那就是犯罪,記住,這并不可恥。”

蘇聯文學才離狼窩,又入虎口

蘇聯作協總共存活了57年。最后,很多作家因缺少對普世價值的共識而其志齟齬,另立山頭,成立了若干個作家組織,山頭林立。由于各作家組織均無固定經費來源,便都不同程度地參與爭奪蘇聯作協遺產,最終布拉托夫成立的俄羅斯各作家協會國際聯盟取得了繼承權,布拉托夫出任秘書長,以向作家收錢的形式來支持協會運營。蘇聯作協90%以上的遺產,在蘇聯解體后的20年里逐漸落入私人之手。俄羅斯人稱作家協會私有化是一場“合法搶劫”,俄羅斯筆會秘書長特卡欽科甚至說:“蘇聯作家追求真理,為自由而寫作,蘇聯解體了,而他們卻沒有獲得自由,他們都落入了私有化的陷阱。”詩人卡扎科娃說:“俄羅斯人的蘇聯舊夢使文學由政治的桎梏最終落入商人的桎梏。俄羅斯文學的黃金時代已一去不返。”


蘇聯官方文學的解體

1991年蘇聯解體以后,葉利欽宣布解散蘇聯作家協會,取消其部級官方組織資格,而變成民間組織,不給予經費。引起作協8000名作家聯名上書,表示愿意為新政府建立新時期文學,不然將靜坐絕食以示反抗。葉利欽不予理睬,說:“政府除了需要人民監督之外,不需要任何文學。那種小丑式的官方文學,對俄羅斯人的智力是一種侮辱。”《葉利欽在莫斯科》,P132

蘇聯官方文學終結了古典俄羅斯文學的優良傳統
“蘇聯官方文學成立的文學工廠聘請了20余萬文學工人為“作家”,在1930—1943年間,人數超過了全球作家人數的總和,設置了各種程序復雜的文學生產車間——作家協會、出版社和文學報刊叢書等。工人們迎合著政治熱情,生產出衛國文學、工人文學、農村文學、自由潮等一系列的所謂文學流派,他們除了給蘇聯政權作為花絮和點綴,別無所為。這些工人只有依靠官方文學這個生產體系,安插在固定的生產流水線中才能寫出產品,真正脫離里這個體系,他們都盲無所從。1991年蘇聯作家協會解散后不少高級工人陷入精神崩潰,自殺和憂郁往往有之。蘇聯幾十年對俄羅斯古典文學傳統斬草除根式的歪解,使工人們錯誤地認為自己比托爾斯泰甚至普希金也差不了多少。蘇聯長期的曲解式文學教育截斷了下一代人繼承俄羅斯文學的傳統精神。蘇聯官方文學的解體宣告古典俄羅斯文學的徹底終結,以后的復興不是一兩代人的事。”《白樺葉文集序》——季木爾·普拉托夫(前蘇聯作協主席)

蘇聯官方文學是世界文化史上的一場鬧劇
“(蘇聯)各級政府或長期或短期聘用一些文學工人,我們稱之為作家。幾十年來,這些工人并不滿意自己的生存境況,主要是成名資源分配不均,有時掌握在少數權勢手中。帶領所有工人共同成名是那些最正義的工人頭領們幾十年來的天真想法。很少有人跳出文學工廠的墻壁外去思考寫作本身。”一一弗拉基米·卡爾洛夫(前蘇聯作協理事會書記)

蘇聯官方文學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文學工廠,里面充斥了大量奴化和高度機器化的文學工人,他們集體覆滅了俄羅斯文學的優良傳統。——艾特瑪托夫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fun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